關於七.一,我想說的其實是……|娜子

20160630 關於七一

 

七・一,我只去過兩次。中三時初嘗遊行滋味,上年就和朋友當民陣籌款義工。今年則有幸成為小麗老師的幫手,為教室做一點籌備與聯絡工作。

 

與其他政黨圑體相比,我們的動員能力還低,於是必須「拍膊頭」找身邊朋友幫手。如果是找什麼 camp/singcon 的 helper 應該會容易得多。他們有的要返工,有的說要踢波或約了人所以都婉拒了。返工賺錢當然重要;去玩娛樂一下也是必須的。我無意埋怨我的朋友,強人所難亦只會壞了好事。

 

只是我開始想:到底我身邊的朋友(年輕的大學生)對七.一的理解是怎樣?會覺得一年一度的遊行是行禮如儀嗎?就算這是民主時表現,反正每年都有班死忠派走出來為我發聲爭取,用不著自己走上街曝曬?一樣的路線相似的主題,往往都是無功而回,意義何在?甚至,我活得很好啊!這班人到底在嘈什麼?

 

七・一是培養公民身份的練習場

 

以有限的經驗來看,公民身份必須透過這類看似「徒勞無功」的公共參與建構。香港是高度商業化社會,日常生活的模式讓我們習慣了只關注個人利益:商人謀利潤,學生亦慣了凡事只為自己前途打算,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幾乎只建基於利益(可以是隱性的利益關係),或者是單一的買賣關係。從有些學生會認為老師只不過是提供教育服務者可略知一二。

 

長期陷入這種思維,困在這種氛圍,即使是正直善良、有社會關懷者都很難成為公民。因為公民是指會關心一己生命以外的事,會考慮別人的福祉,甚至當公共利益與自身利益有所衝突時,會願意作出犠牲讓步。一個從不介入公共事務,從沒出席過社區論壇或參與遊行,只看看新聞或在 Facebook 按「嬲豬」的人,嚴格來說談不上是個公民。

 

我認為公民的條件包括:富同理心、想象力,對社會議題有充分認識、對身邊事物有敏銳觸覺,有獨立批判思考等。然而,這些條件並非人類本能,亦非能一蹴而成,需通過於實體公共空間內與其他個體互動交流才能培養。而七・一正是個很好的公民練習場。

 

七・一的無用之用

 

單憑能有助建構更成熟的公民社會這點,我認為七・一的價值已在。「務實」的結果主導者大概對這種「辯護」不滿;我無意把七・一的價值誇大,但我們亦不應把它說成一無事處。林榮基先生直言當日過千市民上街聲援是他懸崖勒馬,冒險道出真相的重大原因,這引證了遊行並非徒有形式,對受壓者是有實質鼓舞作用。

 

雖然七・一次日我們會如常上班、上學,但我們沒有忘記昨天對政府的控訴,未實現的全民退保(學者方案)、標準工時;那些大白象工程和暗角七警,一切的不公不義我們都記得一清二楚。我們關心,我們沒有盲目,在適時我們仍會站出來。七.一是向政府施下馬威,警告她不能為所欲為的同時也是凝聚民間力量。

 

梁特是會害怕人民真・齊心的。

 

七・一與人命

 

另,最近兩位消防員英勇殉職和修路工人慘死的事觸動了很多香港人,也不要忘記上學年共有 22 位年輕學生選擇了結生命。我想,如果我們努力點在公共空間討論、檢討,會否有天我們可爭取更嚴格的防火條例、更完備的消防裝備?這樣未來的消防員執勤時生命可更有保障,他們的家人可能不必再擔驚受怕。如果我們能爭取更完善的社會保障,大概沒有司機或工人需要超時工作導致意外頻生。

 

如果我們能大聲告訴身邊人、政府,我們要的不是贏在射精前的教育,可能現在還牙牙學語的他們將來不會因競爭壓力而輕生,可以過真正屬於自己的人生。如果,如果我們會反思多點、培養多點同理心,可能有天當有消防員不幸殉職,不會再有人說「日日都有人死,消防員好巴閉?」不再有人對他人他物之死表現得冷漠無情。

 

而這樣的社會需要更多有公民意識的成員才能實現。

 

或許,明天便是第一步。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