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女看Joan Cornellà|沐木

20160619 Joan Cornella

 

星期五放半天假,一早打算去踩單車,碰上經期不好做運動,又打算去澳門看 Edgar Degas 的彷製雕塑展(另文介紹),去不成就留在香港看 Joan Cornellà 的畫展,故特意在那天穿了「ARE YOU IN A FILM OR IN REALITY?」的 printed tee,感覺成件事好好玩。結果當天遲了兩小時離開辦公室,決定留在香港,趁不是周末趕快去看 Joan Cornellà 的畫展,甫到埗驚見人龍排至街口轉角,方才留意到該天是展期第一天。我對同行者笑說想不到我這許人也走在潮流尖端,然後調頭走不打算排隊。

 

沿路看人龍裡有老有嫩、有師奶、有學生、年輕人中有打扮入時也有衣著正經(就是時下標籤的「毒撚」)……想起早前去看莫內畫展,也是人頭湧湧,那次的同行者疑問,那麼多人當中有多少是真的喜歡莫內真的懂看他的畫。莫內不是怕他畫畫無人看嗎,他泉下有知那麼多人肯看他的畫大概高興。不管大家是抱著何種動機與心態去看展覽,最重要的是肯去看並可能由此帶走其他東西。樂見那麼多不同類型的人來看展覽,因緣際遇走進展場讓我更覺驚喜。

 

事緣非常幸運獲得兩位未夠歲數不能入場的學生讓出 advance tickets;問守在門口的外籍工作人員,我可否取一張展覽簡介單張給未能入場的妹妹,他説沒有那種單張,建議我拍遍整個展覧讓她看照片。所以我也就拍了展場全景、作者介紹、每一幅作品、近拍作者簽名和畫作質感,未有機會入內觀展的人可聯絡我取照片。

 

我和同行者滿懷感恩、興奮的心情入內參觀展覽!甫進展場,覺得不像畫展,更像派對,好適合拿著瓶裝啤酒 social,不是中上環開幕畫展人人手持香檳杯那種氣氛。這裡大家會自拍、與朋友拍照並暢談,現場更有 DJ 選播音樂,配合強勁的音樂節拍,場面非常熱鬧。DJ 見我想拍他身後一幀畫作遂讓出位置,謝謝他的好意,與他閒聊幾句得知夜晚會有名 DJ 來打碟,可惜我不會待到那時,他更説有些晚上更有電子樂隊來表演,Joan Cornellà 本尊也可能出席。孤漏寡聞的我第一次見識這種「派對畫展」(我一廂情願地這樣以為)可有別樣玩法,讓作為觀眾的我感覺輕鬆好玩。

 

IBUCABBIE
IBUCABBIE

 

當然,讓我更高興的是看見好些人與朋友熱烈討論畫作背後的意思。我也興起拉著同行者看遍所有畫作,逐幅畫逐幅畫交換見解。讓我印象深刻的漫畫是「IBUCABBIE」:身光頸領的青色西裝男子給露宿者鈔票,然後上了的士;的士竟然駛向露宿者撞死他;那西裝男子蹲在滿身鮮血的死者旁,拿走原本放出的鈔票,轉贈的士司機,他們兩人同樣沾上鮮血。我「識少少扮代表」地向同行者講我的見解:我以為他畫的是,有些資本家看似做了許多慈善活動,實際上卻與其他有資源的組織同謀合污剝削窮人的生存空間。

 

另一幅是「GANGSTA GRANDMA」:主角是經常出現在 Joan Cornellà 漫畫的粉紅衣男子,他槍殺了路人婆婆,把死者的臉塗黑,並將她臉朝外地擺在路邊;警察趕至,竟為死者扣上手拷;結局是白膚色的警察與粉紅衣男子相視而笑。我以為這反映了黑人在白人社會地位低下的情況。社會地位是由個人的種族、經濟、年齡、性別和性取向決定,想起大學同學為這個理論黑色幽默一番:「最低級」、最容易被欺負的要算是黑人勞工老年男同志了。

 

GANGSTA GRANDMA
GANGSTA GRANDMA

 

我以為 Joan Cornellà 算是有社會意識並批判荒謬時局的畫家,遂追蹤他的 Facebook,可我不是他的 die-hard fan。他的畫作另一主題是諷刺時人經常自拍與依賴社交媒體,港女如我大概被督中要害就不算喜歡他那一主題的畫作。當然,我還是相信自拍者與社交媒體活躍者可能有各自的想法與主張,對那種文化有不一樣的詮釋。回來 Joan Cornellà 的畫作,我看「4/20」六格漫畫(不見畫下有作品名牌),老先生帶鴨舌帽做嘻哈手勢自拍;老婆婆指著身穿的圍裙自拍;包頭巾阿拉伯伯伯無錢買智能手機拿著家用電話聽筒舉起 V 字手勢自拍;坐輪椅的粉紅衣男子自拍……這種(扮)自拍而自 high 有甚麼問題?看到斷手臂、生怪瘤的人自拍,就有點不是味兒。

 

13487414_10157015290095405_1754215465_n

 

轉過頭看到另一幅畫——灰色西裝男子舉著手槍扮自扮。我心諗,咁嚴重。其實自拍不影響他人有甚麼問題?有問題的是拍照時踩進展品保護范圍,增加弄損畫作的風險,影響其他觀眾觀畫機會。不過一向有不少人嘲笑自拍自 high,就如父親節總有人出 post 嘲笑別人在節日方才擺自己的父親上檯。出於反叛心理,我也要在高雅的藝術批判(本來 Joan Cornellà 採用的藝術媒介、宣傳手法都很通俗,但作品內容被賦予有批判意識也就加冕了光環)之前做其批判的低俗行為,用美顏相機自拍一張擺上 Facebook 先自嘲一番。

 

回想自己幾年前在羅浮宮以「神的視角」拍了一張眾人高舉相機拍攝《蒙羅麗莎的微笑》的照片上載 Facebook 加句「羅浮宮現象」的描述,如今則隨俗加入自拍者的行列,我覺得自己現在的性情較隨和、較能與人有效溝通。不過後來細想,我加入「人如輪轉」的自拍行列,我的自拍行為影響他人觀畫視野,那我就算無公德,須對那些被我影響的人道歉,並自我提醒在讓自己高興以前也得考慮他人。但講到底,自拍自 high 無問題,為著自己高興而打擾他人才是問題。

 

13492847_10157015290430405_1983509157_n

 

一如既往,Facebook 輿論一面倒地嘲笑自拍者。我好奇,影自拍現象放上網的人看見有人踩進展品保護範圍時,會勸他們與展品保持距離嗎?如果真為展品著想,想其他人都有公德心,可先與破壞公德者直接溝通,以減低其行為損壞畫作的風險,亦讓他們有機會知道自己的問題從而改善。而如果你真的相信影自拍現象放上網,讓大家批判其行為,由群眾壓力形成規訓以阻嚇自拍者,縱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態,但不認為那種方法真能讓破壞公德者心悅誠服。

 

但朋友說現實不如你所想美好,世界是殘酷的,網上世界尤甚,可能有些人把影自拍現象放上網只為呃 like。我以為那些人到底是聰明,他們懂得取材、懂得輿論、懂得社交媒體的操作技巧,也可能寫得一手好文章,但把聰明用在此地方就有點可惜。

 

無論如何,我還是高興有那麼多人去看展覽、去討論——不論是討論畫作還是自拍現象,總好過我們對任何事都提不起勁,那樣的社會也就太灰機。

 

Joan Cornellà FB 專頁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