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政治觀點,方能守住善良的記憶|悲傷工程師

20160603 超越政治觀點

 

很難想像二十多年前的香港人,是如何的心境。他們就是隔著電視,第一時間看著我們現在每年重看又重看,而又一刀未剪的清場片段。

 

槍聲和坦克穿過和碾過的,是他們一直身體力行支援的「同胞」。身處八九年的六四,焦急的他們看著未來的香港即將「回歸」這樣的一個政權,大概並不是所有人都第一時間希望建國獨立 [1],而是感到義憤、同情,這點我們從一些舊報紙,一份份白字黑字的痛心疾首中,看得出。

 

可以說六四是香港這接近二十年來政治光譜的唯一分界。甚麼泛民、建制、本土、建國、歸英、統、獨、華夏、城邦……站在一件血淋淋的史實面前,都只是曖昧朦朧的標籤。畢竟,這件,歷史長河中其中一個非人道的 disaster [2],剛好把香港人推到中共政權面前,我們可以選擇的,只有睜眼,或者別過面。並且無論如何呼吸它身上的血腥。

 

隨著一些反共的新標籤漸漸冒起,它們渴望六四的燈火可以點亮自己的旗幟。於是,我們有了火場論 [3]、建設民主中國難過登天論 [4]、鴇母論和鴇母龜公論 [5] 等。還是語不驚人誓不休的樹仁編委最坦白:「再者,現今香港政治環境已非討論民不民主,而是統獨之分,建立香港主體了。」[6]

 

從歷史事件中套取政治理論的新面向,這是無法阻止,而且應當鼓勵的做法。但這往往是考驗聽者的時刻:這些說法是否附送仇恨或者冷血?糖衣內的,是良藥,還是毒藥?

 

因為假如是毒藥,我們就要當心,在切割一班沒名沒姓的死者之餘,自己的心靈亦隨即被毒傷。這些純潔的亡魂,何以能被我們的仇恨羞辱?貪一時新鮮,或自利的快感和效益,賤賣善良的心靈,換取有刺的希望,只會讓前路愈見陰暗,孤獨。

 

在這個客觀掛帥的年代,我們愈來愈難說服一個人,有些價值判斷,是沒有爭議,而且可以共存在光譜上每一點。在這個劃地自封的年代,我們更要堅持普遍的價值是可以超越政治觀點,這樣方能守住善良的記憶。

 

我們一直所珍重的情感,是絕不可以被某種自利的政治觀念限制。

 

[1] 青年看六四》梁頌恆:香港錯失「六四」重掌主權時機|壹週刊

[2] 中大學生會會長批六四集會儀式僵化 平反六四非港人責任|立場新聞

[3] 在火場內|青年新政

[4] 聯校六四論壇活動宣言

[5] 樹仁學生報總編 轟支聯會是鴇母 誘港人讓中共污辱 今增寫斥「龜公」|立場新聞

[6] 樹仁編委會再發文 建議解散支聯會 資金捐熱血青政等組織|立場新聞

 

相關文章:

八九民運,是歷史加在我們身上的命運|周保松

悼念,所謂何事?|周永康

中學生談六四|Crystal Yip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