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之間——楊岳橋、梁天琦對談|鍾嘉瑩@逢時書室

20160525 天橋對談

 

十年

 

十年除了是一部電影的名字,也可以是兩個人年齡的差距。

 

楊岳橋和梁天琦,一個是公民黨執委,另一個是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二人分屬泛民、本土陣營,交集始於二月底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在一場場選舉論壇交鋒過後,發現除了政見外,與對手原來談不上認識。

 

於是,在四月中旬一個晚上,二人應邀在逢時書室進行對談,在細數選戰前後點滴的同時,意外地折射出十年的年齡差距。

 

十年之間:貪玩與包容的分別

 

對於數月前的補選,參選的二人記憶猶新。二人異口同聲說,選舉其實非常沉悶,楊岳橋表示,觀眾一般只會看一兩場選舉論壇,但候選人每場都會出席,大家說的話大同小異,新意有限。

 

正因沉悶、無新意,因此當周浩鼎在最後一場選舉論壇突然流淚,說自己不是喜歡爭辯的人,並希望同場七名候選人在選舉後能夠成為朋友,大家都嚇一大跳。

 

「你幸運站在周浩鼎旁邊,可以『質佢先』。」楊岳橋說。

 

「我當時心裡在說髒話。真的好好笑啊,我一直望著自己的筆記簿在抄寫,聽他說到一半,突然有『嘶嘶』聲,一抬頭就看見他在拿紙巾。」梁天琦的回應惹來全場大笑。

 

「你這『衰仔』,都可以和你分享,等你悔疚一下。」楊岳橋笑著對梁天琦說。

 

他指的是選舉投票當晚,二人都將將軍澳設為最後一站,一開始各據一方,梁天琦及助選團其後卻浩浩蕩蕩出巡,他一心打算避開以免衝突。

 

「去到另一邊,沒料到他繼續衝過來,在我面前搖旗吶喊,用我的口號笑我。」

 

「好好玩!」梁天琦大笑後再續:「在競選期間叫口號,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句口號,很沉悶嘛。為什麼會開始這遊戲呢?始於民建聯助選團和我們『鬥大聲』,叫『行正路又什麼歪路』,見他們叫得這樣開心,就和他們一起叫:『行正路,投六號!』玩完一次之後,發現幾好玩!於是就拿全部候選人的口號來玩。」

 

「在我面前用我的口號來玩我。」楊岳橋笑開懷。

 

將口號改成什麼?此時梁天琦的笑容多了幾分不好意思:「是『風雨飄搖,要投六號』啦。」(楊岳橋當時競選口號之一為「風雨飄搖,更見承擔」。)

 

全場又笑了。

 

面對沉悶的選舉工程,態度可以截然不同,一個坐不定要找新玩意,另一個沉著應戰,並包容對方的貪玩。

 

十年之間:惺惺相惜的關係

 

photo_2016-05-25_17-40-40

 

可是,再貪玩的人也有嚴肅的時候。提到元旦的旺角騷亂,梁天琦笑著分享拘留期間的趣事,但當問到入獄打算,語調瞬間回復認真。

 

「無論結果怎樣都好,都欣然接受,一來不想給自己太多希望,二來拘留期間不知能否保釋,所以做好最壞打算,才可以平復心情。」

 

一個是面對審訊的參與者,一個為這場騷亂的被捕者擔任義務律師。

 

「在前往警署途中也有想過,要保釋他(梁天琦)嗎?我真的想過。」

 

楊岳橋表示,競選工程身心俱疲,元旦晚上難得可以休息,準備就寢前卻接到電話,不是沒有掙扎,因為正值選舉「其實好大獲」,怕的不是影響選舉結果,而是「怕被人說抽水」。

 

但電話不能不接,因為知道「somebody needs help」。

 

語罷,又安慰梁天琦:「初犯不會去到十年(指暴動罪最高刑罰)的。還有點青春。」

 

問梁天琦有感到安心一點嗎?他沒作聲,楊岳橋在一秒後接過話說:「不要說這些壞事情。」為他打圓場。

 

一場旺角騷亂,令不同身份的兩個人因此有了連結。選戰過後,儘管身份有別,一個當上立法會議員,一個重返校園生活,但同樣承受成為公眾人物的壓力和無奈。

 

「議會是個金魚缸,你這尾魚就被人望著,那你能不能夠接受成為一尾金魚呢?」

 

「是這點了!」梁天琦提高聲線,快速接話:「不斷被談論和評頭品足,其實是很辛苦的。」

 

「我未習慣的,not until 你變成一個公眾人物,你才知原來公眾人物是這樣,但你無法回頭,once you are 公眾人物,you are always a 公眾人物,所以你踏過這道門後,要自己去調節和面對……以前你會明白,現在你會感受到,這就是轉變,是想跟你 share 這件事。」

 

一個寄語提醒,一個默默點頭,那不只是關心,而是惺惺相惜。

 

真正的對談

 

photo_2016-05-25_17-40-12

 

問及九月立法會選舉是否再度交鋒,梁天琦說「應該」,態度相對確定;楊岳橋則謹慎答道:「九月都未發生,先不要說這些。」

 

不談九月,就談十年,亦即二人年紀的差距。問楊岳橋十年前是什麼模樣?他說自己那時仍在英國唸書。

 

「如果十年前的我,是做不到他在選舉所做的事,所以我覺得你是聰明的。」

 

那梁天琦覺得十年後的自己會怎樣?

 

「哇!很遠啊,想不到。」

 

「其實你不可以不想的。」楊岳橋說。於是在接下來的二十分鐘,他由社會願景、達到理想之法,再問到榜樣,一步步幫助梁天琦梳理對自己十年後的想像。

 

那是全程真正二人之間的對談。

 

互相理解的嘗試

 

photo_2016-05-25_17-40-34

 

對談氣氛和諧,有時也暗起波瀾,例如梁天琦提到自己的榜樣鄭南榕後,明顯感受到二人對「以武制暴」主張的分歧。交鋒其實只是換了個形式進行。

 

我卻想起了兩件在對談期間發生的小事:梁天琦曾在訪問分享他心儀的獨立音樂,楊岳橋無意間提到自己有嘗試聽他介紹的音樂;梁天琦準備喝水前,楊岳橋跟他說:「可不可以給我一點?」他笑著將水倒進對方的水樽。

 

也許,楊岳橋在開始不久所說的一句,可以為二人之間畫下註腳。

 

「我不會同意他,不然我們不會是對手,但我會尊重他有信念。」

 

十年前回不去,十年後尚未來臨,要跨越十年以至政治主張的差距絕非易事,但至少,在二人身上看到了一點。

 

一場互相理解的嘗試正在進行。

 

photo_2016-05-25_17-40-37

 

備註:

「選戰之後:梁天琦X楊岳橋」為逢時小講台活動之一,逢時之所以設小講台,只是單純覺得,世上許多聲音都缺一個講台,不被分享的知識與經驗是種遺憾。

 

文:鍾嘉瑩

 

逢時書室

營業時間:星期五 1800-2200|星期六及日 1400-2200
地址:牛頭角大業街 27 號鴻盛工業大廈 7 樓 D 室(牛頭角站 B6 出口)

 

相關文章:岳橋同天琦好有愛……|柏斯迪

 

逢時書室 FB 專頁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