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處時光】我與舞(下)|沐木

20160524-我與舞(二)

 

上篇:【獨處時光】我與舞(上)

 

小時候長輩總說我筋骨柔軟,我會在他們面前學著粵劇花旦的姿勢;而唸小學時在全校同學面前表演過中國民俗舞。青春期時則接受不了女性陰柔氣質,沒有接觸舞蹈,後來就知道陰柔之最的芭蕾開初在意大利只許男子跳,但那是長大以後的事了。直至上大學最後一年,方才自發報名上跳舞課。

 

報名上跳舞課以前,在錢穆圖書館裏讀畢黃碧雲寫的《血卡門》──多個短篇小說描繪女性舞者群像。裏面有篇〈兩個德國女子〉,我尤其喜歡前半部份的故事。那時候我期許自己如萊泛愛拉,「以理性與節制理解時間」,「我從來都是我自己的主人」,她尤其以跳舞去練就這點。大概是受她筆下的女性舞者所觸動,我也就想跳舞,也就報名上跳舞課。

 

獨自去上跳舞課,課餘不與人閒聊,也就空出時間面對四週一列列長鏡子。被逼端詳自己的外表──架著眼鏡、頭髮梳得不貼服,全黑貼身舞衣不顯瘦削而呈現啤梨身形。往後上跳舞課前我換了隱形眼鏡,沾濕梳子將頭髮緊緊扎成髺,後來跳芭蕾就索性在腰間繫上輕紗。

 

可是看上去整齊與高挑,跳起舞來笨手笨腳,我還是害怕看鏡子。實在是許久不跳舞,剛開始時我的腦與身不配合,手與腳不協調。這就促使我更專注去留意、記住並仿傚老師的舞步。儘管我跳得難看,但繼續嘗試,只是乾脆不戴任何眼鏡,也就看不清楚自己在鏡中的模樣。

 

我那時有個要好的男友,他總去接我下課。每每帶我去好評餐廳吃飯,他說妳跳舞累了當然要好好吃。沒有跳舞也吃,跳不跳舞都吃,他總哄我放心吃並陪伴。也陪伴我拉筯、練舞,在新建的康本大樓地下。空間寬敞,夜晚無人,他把梳發推開一邊,拉起我雙手轉圈,或各跳各的,模仿跳當代舞的架勢。

 

畢業以後不久與他分手,相隔一年交了另一男友。為了在工餘時間多與他見面以培養感情,我特意選在星期三於他公司附近上跳舞課。那次在課堂上認識了聊得來的朋友,但那段時間卻有許多寂寞經歷,每每等不到男友放工便自行食飯。雖然每人每晚都要食飯,但並不是人人願意晚晚都與妳食飯。我不奢求一週七晚,但連一週一晚都等不到他,等到心淡就不等了,也就沒有再交那昂貴的學費。

 

女子總要多交幾個男友,才能分辨哪些男子真正愛妳並懂得愛妳,哪些男子不懂愛妳甚或不夠愛妳。那都是關乎時間與歷練。一如跳舞,直至第三次上跳舞課,我才敢於去看鏡中跳舞的自己——理順呼吸、跟隨拍子、揚起或擺低手,踢腿或跳起來⋯⋯比較到位了。因為時間與歷練,妳好像能夠掌握一些事情,在那不可操控的命運之中。

 

最後在這裡抄一段小說節錄:「星期五晚喬治亞和萊泛愛拉和大伙兒就會去的士高跳舞,其他人會說,這一群是舞蹈學院的學生但她們才不管,隨便跳亂跳跳得有多難看有多難看,有多失調失拍有多亂搭,但他們還會說,這是舞蹈學院的學生。沒有一件事情是白費的,無論她們怎麼亂跳,身體的規律還可以看得出來。」

 

上篇:【獨處時光】我與舞(上)

 

沐木《愛 – 情 – 關係》專欄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