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打工仔,看到這句「感謝」只有反胃的感覺|悲傷工程師

20160520 悲傷工程師

 

輕微的借題發揮。

 

昨天早上坐 290 上班,中途在龍翔道塞了大半小時。修行不足,呆坐車上,焦躁,無法入睡、劃手機或是看書。總是期望兩眼瞪瞪就可以擊退車龍,固然是徒然。到了龍頭,幸好不是大車禍,只是一輛貨車拋錨之類,亦哭笑不得。少了一條行車線,卻成功讓龍翔道由黃大仙塞到美孚,就是路面交通永遠的隱病。

 

準備落車已經九時。身邊有兩個叔叔和我一樣靠著車門,準備一開閘就應聲彈出。甲叔叔跟乙叔叔講:「要快啲返到去,如果唔係就冇咗一舊水……九點十分前呀哈哈。」甲叔叔下車後比我還走得快。

 

大概由黃大仙到美孚的車龍中,很多人都是為這「一舊水」營役和急燥。跨區工作後我才明白「出入平安」是個多大的祝福,因為要得到這「一舊水」,很勤力早起逼巴士地鐵是不夠,還要有不塞車不訊號故障的運氣。反正從來沒人量化塞車對準時影響該如何補償,我們自求多福老闆亦沒有成本,我們就被這些渾沌而冷酷的數字困死。

 

 

該如何回到這個精彩的面書公告呢?這一句「感謝」看到只有反胃的感覺。路面已經夠多突發意外影響我們追趕那卑微的「一舊水」,警方再如此加重道路系統負荷,犧牲市民日常生活去讓其他人視察「不日常生活」,難免給人慷他人之概及大言不慚的感覺。再者,我們在警方幾乎重新設計香港交通系統的情況下,我們最重要的貢獻,就是消失在警方封鎖得很大的區域中,這樣到底是甚麼門派的積極配合和諒解,我實在不明白。

 

唯怕我們日常生活還不夠慘,於是邀請我們加入反恐的行列。但反恐到了一個地步,就是特權的夢魘侵蝕我們的時間、空間、或是那「一舊水」。我在想,恐怖分子如果真要炸,這樣塞成一團的交通就更合他們心意——反正警察都在忙保護一個人呀。警察這樣說,是否用「抱歉,讓你們在水深火熱中生活幾天」更加合適?

 

悲傷工程師 – 作者簡介

I am Engineer, I have no life.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