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專訪】《港島東保衛戰》:荒謬中戰鬥的香港人|夏綽蔓

攝:Nigel Wong
攝:Nigel Wong

 

上篇:【舞台劇】《港島東保衛戰》:港九分裂,大家都輸?

 

「壹團和戲」2016 新劇《港島東保衛戰》,劇目講述特區政府以「紓緩九龍擠迫居住環境、分享東九龍重建經濟成果」為由,頒佈政策允許九龍區市民任意佔據港島區單位為自身住宅,港島區居民為保家園群起對抗,甚至意圖堵塞三條過海隧道,隔絕九龍區居民。港九鬥爭一觸即發,敵我難分,人人自危。

 

人性掙扎 利益角力

 

當中提及的「社會分裂」、「土地問題」、「勇武抗爭」,很自然會令人開始猜想劇旨是否在影射這兩年間,在香港發生的社運抗爭事件,亦導政劇本誕生後曾因「題材敏感」,而被一青年中心拒絕讓該劇在中心演出。然而,影射社會事件卻非編劇蘇文傑的本意和創作目的。

 

2014 年 6 月,反新界東北前期撥款浪潮中,蘇文傑開始思考在社會衝突中人的反應和行動,形成了《港島東保衛戰》的初步構思。劇本主要描寫的,其實並不是社會分裂,而是在衝突下人的價值判斷及取捨。「到底涉及多大的利益、在多荒謬的情況下、人要有多自私,才會做出極端的行為?」蘇文傑道。

 

攝:Nigel Wong
攝:Nigel Wong

 

血脈的割裂是劇中主線之一,分裂矛盾除了存在於群眾與極權之間,亦見於親友之間。傘運期間,出現了佔中和反佔中人士的對立,執行導演莊芍宜亦曾因意見分歧而和朋友爭吵。朋友指佔中影響經濟,會「抹殺他的努力」,然而據她了解朋友並不是既得利益者,而是月入兩萬多的普通上班族。「在意見分歧和利益衝突中,你會看清楚你身邊的親友是怎樣的人,或者說擁有怎樣的價值觀。 」莊芍宜續道。

 

當荒謬已成現實

 

劇本構思完成後不足三個月,雨傘運動開展,當中出現的對立面和暴力,卻意外地和劇情不謀而合。在雨傘運動期間,群眾間組織和分工迅速,亦有「大台」的出現,但及後群眾分裂亦很快便出現。劇中港九分裂後,以東叔為首的港島東白蓮體育會,組織民團抵禦九龍人,在無政府狀態下,體育會漸成為另一個極權。蘇文傑形容當荒謬到了一個極致,新的極權亦會自然而然地形成。

 

莊芍宜指出,「我們每一個大小決定,不論是一張選票,還是一個消費,都是在選擇我們想要的社會。在香港,政治給人的印象好刻板,其實不是立法會討論、民間抗爭才是政治,政治是存在於人與人之間,利益衝突中的張力。」蘇文傑笑言其實政治在生活中無處不在,如在卡通片《多啦 A 夢》中,技安是施壓者,大雄是被壓逼者,小夫是「金主」,在角色設置上都存在政治意識。

 

攝:Chris Leung(宣傳片截圖)
攝:Chris Leung(宣傳片截圖)

 

由劇本完成至接近兩年之後再將故事搬上舞台,蘇文傑感言期間社會變得很快,而現實的情節甚至已比劇情更出乎意料。他解釋:「好多人看過劇目介紹後,會問『會唔會係咁』,覺得好誇張,但其實當中不少情節,在急劇的社會改變中已經發生。」

 

「文明同尊嚴/有時係需要用野蠻同暴力去維護」《港島東保衛戰》的宣傳片中,充滿廝殺打鬥、血肉模糊的描述,看得人膽戰心驚、神經緊張。回過神來,才發現流血衝突,其實早已不再陌生。蘇文傑期望以貼近現實的荒謬作引子,帶領觀眾反思探討人性、權力、民主、文明的相互關係,以劇場帶動社會改變,影響下一代。

 

 

《港島東保衛戰》
■ 地點:沙田大會堂文娛廳
■ 日期及時間:
2016年5月20 – 21日(五至六)8pm
2016年5月21 – 22日(六至日)3pm
■ 演出詳情請按此

上篇:【舞台劇】《港島東保衛戰》:港九分裂,大家都輸?

 

文章原載於作者個人網站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