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脅14億人生命:青藏高原沙漠化|多舊魚

20160428 沙漠化

 

上篇:西藏布拉馬普特拉河水電大壩工程 引發亞洲水源大災難

 

(作者翻譯本文內容來自《中國非政府獨立科學院 (CAS) 2015 年 11 月研究報告》)

 

中國非政府獨立科學研究院(CAS)100多名中國最頂尖的科學家,與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V),參與了為期三年非牟利的亞洲氣候暖化獨立研究計劃,於 2015 年 11 月發佈了一份科學評估報告,指出亞洲主要河流的源頭--青藏高原,正面臨嚴重荒漠化現象,而且情况持續惡化。

 

青藏高原被稱為世界「第三極」,是因為除了南極和北極外,青藏高原是亞洲淡水庫的重要源頭,支持下游約 14 億人口供水量。失去了珍貴的草原,高山草甸、濕地和凍土,將會對中國和南亞環境安全造成無可彌補的嚴重後果。

 

沙漠擴張

 

據報導,青藏高原的升溫速度超出了全球平均水平的兩陪。冰川急劇融化,加劇了平原沙漠化的現象,引至平原的環境每況愈下。CAS 報告更指出高原的溫度將於世紀末提升 4.6 度。當水的循環系统失調,凍土萎縮,冰川融解,河水增加,將引致過量河水滲入泥土低層,傷害及令土壤鬆散,洪水泛濫。而暖化現象提高氣溫,水源消耗蒸發而加速平原沙漠化蔓延。

 

g2_xJjXs_1200x0

 

科學家表示難以統計目前有多少高原土地已經變成了沙漠。但在 2001 年的研究報告顯示,於 1995 年已經有 31.3 萬平方公里的土地降級(相等於 75 個全中國最大的西藏青海湖面積),即增長了 3 萬平方公里的沙漠帶。

 

四川省若爾蓋濕地

 

荒漠化已經蔓延到高原的每一個角落,但這種情況在某些地區尤為嚴重。如四川省若爾蓋濕地,又稱之為「高原之腎」,荒漠化現象是每年上升 10%。

 

亞洲水塔變成塵埃

 

高原,也被稱為「亞洲水塔」,乃是亞洲主要十條河流的之源頭。然而,這些河流的源頭正在遭遇最嚴重的荒漠化和土地退化現象。例如,三江源區(國家級保護區)証實 25% 的長江水流、49% 的黃河、15% 的瀾滄江(湄公河)均被侵蝕污染。

 

雅魯藏布江

 

雅魯藏布江(印度稱之為布拉馬普特拉河)水土流失狀況極為嚴重。長江的水土流失,沙泥擴散河床,並往上蔓延,也影響中國東部的經濟重鎮。長江上游的 3.32 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已變為沙漠,成為了平原裏範圍最大的沙漠。

 

羌塘高原

 

另外羌塘高原涵蓋了大部分長江的水源,但因氣候變化而滿目瘡痍。冰川和凍土不斷萎縮,西南地區降雨量減少,植物與草原不斷退化使高原高速變成沙漠,現況景觀今非昔比。

 

g3_vnxVd_1200x0

 

黃河流域

 

至於黃河上游狀況亦不見理想。中科院研究報告指出,在過去的三十年,超過 2,745 平方公里的土地已被確認為沙漠帶。瑪多縣出現了土地鬆散退化現象並不斷蔓延,與其他沙漠地帶連接在一起。

 

凍土融化

 

總括而言,高原荒漠化有自然環境因素,但同時亦跟人為、地質丶氣候變化丶鼠害、人類的活動等因素有關。

 

長江流域

 

氣候暖化令永久凍土消失,帶來重大威脅。土壤是經過多年冰封才能形成凍土層,位於高原以下三分之二的位置。凍土層能鞏固高原土地,同時提供重要的碳和水的儲存。報告指出,因暖化現象,凍土活躍層在每年夏季不斷加厚 3.6-7.5 公分,令當地氣候更暖。

 

凍土層會於 21 世紀不斷萎縮。濕地乃是依賴凍土層;因為夏季使活躍層冰雪融解形成成水,流到濕地,而凍土層的作用是是防止過量水滲入泥土,令表面的濕地保持健康的生態環境。但一些地方如西藏青海高原,永久凍土正在縮減,導致草原消失,沙漠衍生。

 

黃河地區的資料顯示,藏犛牛與羊吃草,而且耕作没有受到保護,再加上大量人囗增加,導致情況惡化。

 

基建

 

西藏青海公路和西藏青海鐵路是造成交通環境污染,土地侵蝕和質量下降的重要因素。由於漠視生態和凍土層的重要性,不但對環境造成極大傷害,而且造成運作不穩定的風險。

 

採礦

 

荒漠化現象於煙瘴掛大峽谷、玉樹及通天河上游明顯可見。
荒漠化現象於煙瘴掛大峽谷、玉樹及通天河上游明顯可見。

 

在過去幾十年慶華集團的煤礦開採,造成雪山草甸留下了巨大的深坑。

 

西藏含大量礦產資源,開發礦井過程早期多位於交通不便且偏遠地區;加上規管不力並缺乏執行規章,廢物四處傾倒,造成河水丶土地污染,進一步增加水土流失、山體滑坡等人為天然災害。

 

自 2010 年,有關當局開始收緊採礦業的規管,報告指出 40 多間因未能達至環保標準的企業停止運作。

 

官方聲稱的保育狀況

 

由於擔心高原將成為「未來世界上的沙源」,中國政府投放大量資金保育高原。在 2009 和 2011 年,中國國務院發佈了聯合國家計劃,在未來 20 年全面増進生態系統和環境保護的綜合計劃。截至 2014 年底,按官方報告顯示,中央政府共投放了 470 億元以控制及改善沙漠化現象。

 

官方表示,錢已經用得其所。從西藏林業部門統計數字顯示「退耕還林」工程,全國生態修復工程已經在雅魯藏布江、拉薩和年楚河流域(中游雅魯藏布江的最大支流)的可谷取得了防治荒漠化的成功。在過去數十年,輕度荒漠化土地已降低至 63.6%,而嚴重荒漠化土地則降至 30%。

 

中國科研獨立研究隊(CAS)結論

 

但是從中科院最新科學分析顯示的卻是另一説法。政府投資浩大的同一時期,於 1990 年長江上游仍然處於穩定狀態,但在 2000 年開始,長江上游流域的荒漠化現象卻不斷加速。

 

綠色和平圖片
綠色和平圖片

 

研究報告員:蔡艾德琳先生

翻譯:多舊魚

資料來源

 

上篇:西藏布拉馬普特拉河水電大壩工程 引發亞洲水源大災難

 

文章首先刊於立場新聞網站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