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布拉格--穿過繁忙咖啡店|清

20160423 回到布拉格

 

上篇

布拉格:這麼近,那麼遠

布拉格天文鐘的傳奇

 

「穿過繁忙咖啡店,似看到你背影,但我很清醒」——林一峰《重回布拉格》

 

布拉格自然有不少咖啡店。由 Národní třída 地鐵站出來,往右轉,在和 Národní 大街交界,那個大超級市場處向左轉,過馬路,在麥記對面,你就會找到在二樓的 Café Louvre。

 

人在歐洲漫遊,彷彿一切生活節奏也慢下來。來得到咖啡店,往往已是快十一時,而我們其實是在找早餐吃。二十世紀初開的店,十九世紀的裝潢,那些木色的桌椅和精緻的銀餐具,使人覺得幾乎回到了世紀末中歐的華麗。民宿老闆的好推介。

 

2.1

 

惟一打破情歌中繁忙咖啡店的浪漫想像的,是它的確很繁忙——入面的熙來攘往,其實更像茶樓,不論是人們的說話聲浪方面,還是茶客的年齡層分佈方面。真不知道是因為我們來得太早還是太晚。說起來這其實也不意外。那次和友人在維也納一天去了五間咖啡店,幾乎也是如此,只是沒有這裡的圖像來得清晰。而能夠平日早上在咖啡店閒坐的,除了旅人,還能夠是誰呢?這是資本主義的普世返工邏輯,不以在香港還是在中歐而轉移。

 

我們點餐後,窗外下起大雪。

 

2.2

 

-----

 

旺角一帶並沒有我們喜歡的咖啡店。她住太子,我笑她是「太子女」,她堅持那是深水埗。那個夏天,我們當時都不知道,正投身的那場運動,將是我城政治新時代的前奏。我於是公私兩忙,在學期明明已完結的時候,還是幾乎每天在旺角趕最後一班火車,或搭亡命小巴。有關我們的一切的記憶,已經變得很糢糊。我還有印象的,就只有那在她家樓下大排檔的油渣面,以及我們在小巴上每次通電話,都是那些有關公投的政治討論。

 

她親眼看見的第一場雪,在倫敦。我們沒有一起過秋天,因此也捱不過春天。那時,其實我們都不怎麼喝咖啡。

 

-----

 

我是想說:因為回憶,旺角有著布拉格的濫調所沒有的浪漫嗎?不,我想說的是:旺角於我是怎也串不成圖像的碎片,廢墟中埋葬著令人窒息暈眩的夢魘;而布拉格的咖啡店外,飄著鵝毛般的皚皚白雪,我們走在街上,一切都那麼明亮乾淨,彷彿新生。只要時間夠長,記憶都會消逝,感情都會淡薄,留下的只有一場無人認領的災難,被石棺覆蓋,book closed。

 

她在街上興奮地起舞,那是她的第一場雪。但我很清醒。從香港出走來到歐洲,是掙脫,是離散,是新生。把廢墟留給屬於過去的幽靈,讓生命在新天新地滋長吧。就在這你的背影不復存在的角落。林綺貞的歌裡不就是這樣唱嗎:「你離開我,就是旅行的意義」。

 

上篇

布拉格:這麼近,那麼遠

布拉格天文鐘的傳奇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