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鄉愁|文青信箱

20160419 鄉愁

 

余光中在《鄉愁》中寫道「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我在這頭,大陸在那頭。」

 

余光中的故鄉在中國,雖生活在台灣,常常想念那故鄉。人活得久了,總會想念起故地,出生、成長的地方。香港就是我的故鄉、我的根。

 

朋友知道我以香港為故鄉,笑指我的祖父輩由清遠逃到香港,我應該是清遠人。又指我的母親是客家人,如果往前推論的話,我又可能是福建一帶水上人的後代。幸好這位朋友不是人類學畢業,否則我可能成為了一位非洲人。

 

以香港作為故鄉並非理性主導的結果,一切乃源於情感,其發生的一刻自然不過。我因為工作的關係要離開香港數月,離鄉在外,最掛念的除了母親煮的排骨,就是一碗「細蓉」。鮮蝦的甜附以大地魚熬出來的湯底,其他地方永遠做不出這種味道。

 

香港人在日本旅行離不開品嘗一下壽司及魚生,但身為香港人的毛病又來了。我們在豉油中加入青芥末,再將壽司、魚生沾滿豉油才吃。懂得吃的朋友當然對這種行徑看不過眼,認為去到外地就一定要跟從當地的傳統方法進食。可是豉油中加入青芥末早已成為香港式的食法,我們又如何改變呢?

 

離家在外,想念的不是中國的名山大川,不是中國的地大物博,而是香港這顆已經光輝不再的東方之珠。不少人移民離開香港是為了有更好的生活環境,更自由的社會制度,但他們還是會回來,雖然這裡問題叢生,雖然這裡已逐漸改變,但我們依然願意守在香港。

 

文青信箱 FB 專頁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