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空間裡的《不正常麗莎》|Spotless Mind

20160418 不正常麗莎

 

《不正常麗莎》(Anomalisa)由鬼才導演考夫曼(Charlie Kaufman)編導,這位導演創造了我的最愛——(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筆名源自這部戲)。《不正常麗莎》可謂專門拍給成年人看的黏土動畫(片中有大尺度性愛的鏡頭),主要探討都市人的寂寞(有人覺得是探討中年危機)。

 

這位名導演總是創意滿溢,他再次用「腦」——既複雜又能天馬行空的玩意。「都市人所產生的空虛和寂寞」這話題一貫來是導演們的心頭好,著名的有(Her)和(Lost in translation)(互相輝映的兩部佳作)。

 

生活於大都會,我們或多或少都體驗過莫名的空虛感,相信導演亦想藉著電影去抒發這份情感。愈成功的上班族愈容易跳進寂寞黑洞,虛偽的皮囊日以繼夜披於他們身上,壓力迫使他們焦慮,最後步向空虛和寂寞。《安諾瑪麗莎》的麥可‧史東事業有成,已婚並育有一子,但他在整部動畫裡大部分時間都垂頭喪氣,老是呈現著哀愁的臉龐,偶然就因小事(例如水溫的忽冷忽熱)而氣得死去活來、滿嘴髒話。

 

12961701_129987077401409_3167483442253092246_n

 

編導如何設身處地去描述寂寞都市人的視野,「聲音之異」成為了整部動畫的特別之處。除了男主角以外,其他的人(上至熟人,下至路人)都是同一副模樣,可怕的是他們還擁有相同的男聲。(配男聲的配音員辛苦了!)然而,面對著計程車司機、飯店接待員、舊情人以至妻兒,男主角的反應都是習以為常。可能看到這裡,你會心想:「這到底是什麼一回事?」其實編導只是想表達出在寂寞的人眼中,任何臉孔都是一樣的——可想而知他的世界多麼沒趣。

 

這份寂寞從何而來?麥可‧史東是一位熟悉客服技巧的專員(暢銷書作家),他受邀演講而來到辛辛那提,並住進旅館裡。旅館的設定往往意味著寂寞的特質:員工們熱情招呼客人,但那副嘴臉都是「官腔」而刻板的,形同機器人跟你對話似的,這些人在男主角的腦內逐一被「過濾」。寂寞彷彿籠罩著他,就連對家人的熱情也熄滅了。的而且確他是會買玩具給兒子,他看見有「Toy」字眼的商店便走進去,買的卻是性玩具。另一方面,他又想起早年拋棄的舊情人,成功把她約了出來,為的不是純粹聚舊,只是想以一夜情去擺脫寂寞。舊情人當然氣得半死,年輕時不辭而去也罷了!一個忽然來電、被喚出去以為要說什麼啦?居然是借她洩欲,正常的也會把他罵得一臉屁。(老頭子,你當人家是什麼呢?)

 

好了!那個不正常的「她」將出現!麥可‧史東淋浴時聽到如天籟般的女聲,浴室象徵著私密的空間,那把聲音剛巧在他最放鬆的時候出現。他興奮地衝出去,拼命地找尋那把女聲的來源——原來是一位名叫麗莎的女子。麥可因成功出版《待客之道的守則》一書而備受敬重,正好麗莎與其友人也是為他的演講而來。雖則她如常人般崇拜他,但相對比起她的友人,她手足無措得多了!失了神的麗莎開始談吐混亂,但麥可卻深受其吸引。他邀請麗莎到他房間相聚,他留意著麗莎,焦點卻全都放在她的「聲音」上,他甚至要求麗莎唱歌,那別扭的「歌聲」迷得他如痴如醉。前所未有的新鮮感湧到他心頭,他發現麗莎眼角的一道傷疤,這讓他感到特別極了!他莫名其妙地問:「我可以吻你的傷疤嗎?」沒錯,這女子對他而言是特別的、不正常的存在。

 

粉絲被偶像征服了!他們發生一夜情的晚上,麥可做了一個噩夢——完全將麥可的性格特質、內心的糾結表露無遺,是他心靈的投射。麥可來到地下室,不論老闆還是員工都對他傾慕至極、任其挑選(他們的面貌一樣),這反映麥可事業成功、受到眾人愛戴,但他貪圖新鮮感,久而久之每個人對他而言都是一個模樣。夢裡的他反映出他的恐懼感:他拉著麗莎逃跑,是害怕麗莎被其他人同化。

 

12974349_129987237401393_6184849588365504038_n

 

麗莎的聲音將麥可從空洞寂寞的世界裡救出來,她的「反常」對麥可而言形同『天神』降生。(麗莎後來指出『不尋常的麗莎』(Anomalisa)在日語中有『天神』的含意)有言曰越怕失去的東西,便會越容易失去。夢醒了! 當激情褪去,麥可與麗莎共進早餐,她慣性地邊咀嚼邊說話,麥可的恐懼湧現,他發現她的不完美,於是反常的麗莎不再反常了!她的聲音都出現了兩個音軌,一道是麗莎本身的聲音,一道是全片其他角色的男聲,最後甚至被男聲取代,所謂新鮮感也隨之一掃而空。

 

麗莎與麥可具有相近的性格特質,麗莎因不出眾而自卑,而麥可則因寂寞而失去自信(他面對麗莎時同樣表現得相當笨拙)。麥可的寂寞基於他認為自己與眾不同,當他告訴麗莎她不尋常時,實際上他只是尋找到另一個自己——即是不尋常的是麥可。但這種不尋常使麥可跌入寂寞的旋渦,窮盡一生去找尋新鮮感。麗莎後來提及「不尋常的麗莎」(Anomalisa)是日文「天神」之意時,她發出的聲音是「女聲」,可見這不尋常反而為她帶來了自信與希望。可悲的麥可最後卻只能對望著以「女聲」唱著桃太郎之歌的情趣機械玩偶,他在朋友堆中彷彿被隔絕在外,終歸走不出寂寞的世界。難道這時候的他已絕望到只能在死物(玩具)而非人類身上找到新鮮感?

 

P.S 麥可具有貪圖新鮮感特質,而且藉著性去尋求新鮮感並擺脫寂寞,他最後對著的只是性玩具。難道編導想暗示他為了脫離寂寥,對性的態度如同對待玩具般,只求瞬間的新鮮感?

 

 

Spotless Mind FB 專頁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