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恐襲後:身在丹麥又是否安全?|Mission At 20

10391016_1748569062042999_870703225912699011_n

 

在過去的復活節剛去了比利時、荷蘭和盧森堡過了一個長假期。當中最意想不到時的是比利時恐襲當日我正正身在 Brussels 旁的一個小鎮,更恰巧在恐襲發生前的幾個小時 Post 了一張在 Brussels 的照片,令大家擔心了。

 

近年恐怖襲擊不斷,以往遠在香港沒有考究太多,第一次跟恐襲如此近距離,說實話內心沒有很驚恐,因為覺得這些事情是避免不了的。人人在猜度現在歐洲哪裡安全哪裡危險,但即使是一向平靜的北歐也有被襲的可能。

 

12967511_1748569022043003_9174749632034703267_o

 

想起之前在 Copenhagen 經過市中心一條小街,看到有一個建築前滿地鮮花,好奇上前一看,原來是跟去年在丹麥發生的恐襲有關。

 

去年二月的一個周六,一名槍手向 Copenhagen 一家咖啡店掃射,據說是針對曾以先知穆罕默德作為主題的漫畫家,之後又有一名在附近猶太教堂當保安的年輕猶太男子 Dan Uzan 遭槍殺。人們為了紀念他,一年後的同一天在教堂外放下鮮花。如果沒有這些鮮花,我也沒為意我間中經過的這個建築是甚麼,更不知有這件事曾在這裡發生。就如恐襲沒有發生,人們對中東的戰爭總覺得遙不可及。

 

Evil can be vanquished through human kindness alone.
Evil can be vanquished through human kindness alone.

 

恐襲發生後,除了一句「天佑比利時」外,或可了解多一點點。恐襲的成因是否只因有一堆人「喪心病狂」?穆斯林在過去多年在歐洲的融入情況怎樣?恐襲發生後,波蘭立刻宣佈停止接收難民,但這是否就能代表阻止恐襲?現在多國紛紛戒嚴,要成立邊境檢查管制難民潮,更多人擔心的是歐盟一直自豪的申根公約亦岌岌可危。

 

恐襲、難民潮、歐盟的穩建度和歐洲融入政策環環相扣,丹麥對收容難民政策向來強硬,雖難說對錯,但恐怕也難以置身事外。

 

文章原載於作者 FB 專頁

Mission At 20 專欄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