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家人語】戒獨|夏綽蔓

20160406 無家人語

 

尼泊爾裔的 Sam,是他家裡唯一一個在香港出生的人。皮膚黝黑的他能聽懂廣東話,說廣東話則不算流利。他的父親是九七前的啹喀兵(駐港英軍),後來家人回英國定居,當時才 16 歲的他則一個人留在香港工作,任職地盤工人。

 

他 20 歲時開始濫服咳水,及後成癮但仍能工作,生計亦能維持。直至幾年前,在他 30 歲那年他開始食白粉,生活節奏因而瓦解。當年他在旺角租住板間房,新年時大部分商店都不營業,他買不到咳藥水,癮起難耐之際,在房友慫恿下,吸食了第一口白粉。

 

他本身對白粉沒有認知,吸食了一口後不久,便感到前所未有的飄飄欲仙。問他當時的感覺,他以兩手扶住太陽穴輕晃膊頭,示意當時的迷醉。他開始沈迷於跟現實請假的日子,辭去了全職工作,遠離了本身的生活圈子,後來更開始露宿街頭。

 

這幾年來 Sam 感受最深的,是沒有朋友的孤單和對家人的愧疚。他憶述去年有次他發高燒,義工路過發現將他送院,當時一起吸毒的朋友,沒有一個有到醫院探望他。當時他頓然醒悟,不可以一生都如此渡過。「在這裡(露宿地點)沒有朋友,只有在有毒品和錢時大家才是朋友。」

 

提起家人,Sam 眼泛淚光。他表示因為吸毒,家人對他很失望,有幾次家人給錢他買機票回英國,結果他都用作買毒品,他自覺愧對家人,現已好一段日子沒跟家人聯絡。他現時的生活目標,是先戒毒後重新就業,儲夠錢才回英國跟家人團聚。每天喝「老美」(美沙酮)的他,對毒品的依賴已逐步減輕,眼前的他神智清晰且對答如流,他亦計劃入住石鼓洲康復院戒毒。

 

吸毒數年,Sam 的前臂因長期注射毒品,而出現血管栓塞,我伸手按他前臂近關節的位置,感覺到在針孔印密集處有硬塊,他表示並不痛,但因缺血該範圍有麻痺感,現狀況稍為好轉。他指出很多吸毒者都會有血管栓塞問題,但因毒癮已深不但不會求醫,反而會轉而在身體其他位置注射,亦有吸毒者因而要截肢。「由手腳內側開始,一直打到上頸,就沒救了。」

 

露宿地點有不少吸毒者聚集,亦會有拆家供應免費毒品。問他擔不擔心會很容易受影響再開始吸毒,他表示自己已下定決心離開。「這兒沒有人會叫你不要吸毒,但我知道如果兩樣(海洛英和美沙酮)同時服用的話就沒用了。」他態度堅決地說。

 

「出路」 攝:夏綽蔓
「出路」 攝:夏綽蔓

 

無家人語

看到無家者,你第一個感覺是甚麼?

無家者居無定所各有前因,而無家者只是他們其中一個身份。

 

想獲取更多無家者資訊,請關注:
聖雅各福群會 露宿者綜合服務隊
救世軍露宿者綜合服務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LightUp 焦點行動

 

上篇:

【無家人語】髮型師的前半生

【無家人語】黑社會爸爸

【無家人語】 明叔:做人最重要不貪不懶

 

作者更多關於無家者的文章:

區議員促驅離露宿者 民間有情雪中送炭

無家者長宿難求 團體促復辦廉租宿舍

 

文章原載於作者個人網站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