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獎需要擺脫的,是補償心理凌駕藝術評審|薩基

20160404 補償心理

 

在講政治立場凌駕藝術評審的問題之前,金像獎其實很早就已經是「補償心理」凌駕藝術評審。頒某某做影帝,不一定是因為某某那年表現最好,而是因為「某某貢獻良多/之前有年超好,只是強中自有強中手,結果還是食白果,於是今年補償給他」。結果年年的影帝都好像只是補之前的鑊。

 

例如周星馳 90 年代年年被提名,年年食白果,甚至自己拍戲都自嘲(《大內密探》的一段)。1996 年周星馳的《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為演藝生涯巔峰,但撞著老戲骨喬宏的《女人四十》。評審可能怕喬宏今次都無就成世都無(而喬宏的確 1999 年病逝),於是影帝給了喬宏。2002 年影帝終於給了《少林足球》的周星馳,而《少林足球》中周星馳發揮機會本身就屈指可數,同時辜負了《男人四十》的張學友。

 

又例如劉德華,整個 90 年代狂拍片,雖然爛片甚多,但其努力眾人皆知。1992 年有《五億探長雷洛傳》,但輸給老前輩、《雙城故事》的曾志偉。1996 年有《烈火戰車》,又輸給喬宏(又係佢!)。2000 年靠杜琪峰《暗戰》,第三次提名影帝。但《暗戰》中的劉德華,仍然是很「華仔」式的型,演技無大突破。而當年劉青雲的《目露兇光》、吳鎮宇的《爆裂刑警》,其發揮個人覺得更出色。但評審或許見劉德華之前兩次都食白果,於是終於給了劉德華。

 

講起劉青雲,金像獎的「補償心理」他應該感觸尤深。劉青雲幾乎次次提名次次炒。除了 2000 年的《目露兇光》,1997 年的《衝鋒隊怒火街頭》,輸給老前輩鄭則士。1998 年《高度戒備》,撞正梁朝偉,更不用說張國榮。1999 年《暗花》,遇上《野獸刑警》的黃秋生。四年連環炒,慘絕人寰。2004 年《忘不了》,輸給《大隻佬》的劉德華。2012 年雙料提名(《奪命金》、《竊聽風雲 2》),又是輸給劉德華(《桃姐》)。拿影帝的兩年,靠《我要成名》和上年的《竊聽風雲 3》,但我想劉青雲自己也不覺得這兩套特別好吧。

 

上述都只是集中講影帝,影后、最佳電影,一樣成日有補償心理作祟。今年最佳電影給了《十年》,一方面有政治表態之譏,但我更覺得是金像獎一直以來補償心理的延續。《十年》身為獨立電影,卻被國家機器打壓,咁慘,俾個獎你補償番。這種補償心理,連行內人都批評良久。2004 年吳鎮宇《無間道二》的大佬孝,竟大熱倒灶輸給《大隻佬》的劉德華,又被懷疑有酬功的考慮,吳鎮宇氣得罵「金像獎靠的是人脈而不是演技」,連杜琪峰都忍唔住鬧金像獎分豬肉。

 

金像獎要擺脫的東西,政治尚在其次,反而更應該是擺脫這種分豬肉式的補償心理。

 

相關文章:

為何我對《十年》得到最佳電影如此激動?|梓望

未來《十年》,我們要繼續《踏血尋梅》嗎?|Camilo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