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對《十年》得到最佳電影如此激動?|梓望

20160404 十年激動

 

過往能登上金像獎的應該都屬於大製作、起用大卡士演員等。我對《十年》得到最佳電影會感到激動,大概是看著它一個又一個的突破。

 

《十年》最初於百老匯電影中心開始上映,由於反應良好,逐漸於其他戲院上映,由於是結連社會狀況的電影,那時已經想去看,可惜實在一票難求。

 

至 2016 年 2 月 12 日年初五馬鞍山戲院上映最後一場後,梓望仍然買不到票,因場場爆滿,內心是替電影團隊高興的,反映了市民對《十年》認同,只是感到可惜仍未能欣賞。

 

及後大專院校開始了巡迴放映,以我所知,大專院校的放映也是場場爆滿。梓望有幸取得一票,入校欣賞。原本只安排一個演講廳放映,結果人數多到要兩個演講廳才能安頓。

 

想不到市民的渴求,引發到後來的社區放映。梓望看著一個又一個點的增加,到最終有三十多個放映點。而每個放映點仍是人山人海,坐滿觀眾。

 

在戲院上映了 57 天,場場爆滿……

在大專院校巡迴放影,場場爆滿……

在社區放映,人山人海,坐滿觀眾……

四月中將在香港藝術中心有五場,即將售罄……

 

伍嘉良說:「論電影藝術、技術,確實拿最佳電影有愧。」

 

梓望想回應:「可能電影藝術、技術未夠,但我未見過一有套電影,能令市民有咁大嘅迴響,場場爆滿。」

 

伍嘉良說:「我地開頭冇諗過任何票房、獎項,我地好想好簡單,想為香港講少少野、做少少野,係我地崗位行出一步。」

 

梓望想回應:「感謝你地,引起好多香港市民共鳴。每人都在各自崗位上發揮,為香港講少少野、做少少野係想我地想見到,因為香港係我地嘅家。亦希望睇完電影有共鳴的觀眾,我地一齊行多步,為香港講少少野、做少少野。」

 

梓望除了看著《十年》加場又加場,還有今晚的金像獎。到公佈的一刻,我實在難以相信《十年》能取最佳電影。我相信,在 Facebook 上同樣感到激動的朋友,都是同樣跟電影有共鳴,希望電影得獎。老實說,有部分的電影我覺得水平是很高。在頒獎禮前,不停有打壓的聲音、動作。越被打壓,越有反抗的能力。過往這類電影屬小眾品味,正如伍嘉良所說,沒想過有這樣的迴響。

 

讓我們再次感謝和恭喜《十年》的製作團隊。

 

香港仍有很多好電影,支持港產片,各位記得入場睇!

接下來,有《選老頂》。

 

相關文章:

《十年》,是香港的政治預言?|船頭尺

《十年》以後,我們能否掌握自己的未來?|困困

《十年》社區放映:唯有實踐,才能打破現實的黑暗|劉小麗

未來《十年》,我們要繼續《踏血尋梅》嗎?|Camilo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