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十年》,我們要繼續《踏血尋梅》嗎?|Camilo

20160404 踏血尋梅

 

編按:2016 香港電影金像獎,《十年》以獨立電影身份贏得最佳電影,成為全晚高潮;《踏血尋梅》則包辦最佳男女主角及配角等多個獎項,成為另一個大贏家。相較之下,《踏血尋梅》在輿論上被《十年》比下去;憑此片贏得最佳女主角的春夏,也引來部份網民質疑。作者於是指出,《踏血尋梅》的社會意義其實遠被低估。

 

《十年》是港人在史無前例的政治壓迫下對未來的焦慮,《踏血尋梅》則是以八年前一單兇案作為藍本,在今天的時空回眸那些仍然未能解決的社會問題。

 

《踏血尋梅》沒有槍炮子彈,沒有開章明義地談政治議題,沒有透過諷刺時政的「抽水」對白博取認同,更沒有示威、自焚般煽情的場面,但它有的是對一單當年轟動全港的兇案背後的種種社會問題的一種人性化的敘述。一個家庭破碎的女孩,獨身來港投靠母親,或許帶著夢想亦帶著絕望,在這個絕望之城遇上了另一位同樣絕望的人,遇上了自己的死亡。故事圍繞著兩個不同出生地但命運相近的基層青年,發現夢想離自己很遠,這不正正是今天青年人的故事嗎?

 

《踏血尋梅》或許算不上賣座,但絕對是以社會為題,它對觀眾、對社會提出的問題絕不比《十年》少,甚至更尖銳。它探討的問題在這個時空中即使不是很明晰地也是很貼身的,但我們可以想像,頒獎典禮過後,圍著《踏》團隊的會是娛樂記者,圍著《十》團隊的則會是時事記者。除非一套電影明張目膽地貼實主流政治議題,否則它真的難以成為政治標誌。像當年的王嘉梅案,社會會為「碎屍」、「殺人」等等震驚幾天,金像獎過後,或許我們又會為《踏》的藝術成果和獎項殊榮閒談幾日。但電影最重要的訊息,背後的社會問題,裡面的種種政治會繼續讓路給那些最煽情最耀眼的。

 

在網上,一邊廂大家對《十年》奪最佳電影振奮,另一方面又有一群人怒屌春夏「大陸蝗搶獎」。不過,同樣憑《踏血尋梅》得獎的杜可風,並非在香港出生,演說時亦是用普通話,看來大家卻不太介意。這一切其實正正反映當下香港政治最真實的一面。

 

《踏血尋梅》上映了,落畫了,得獎了,我們社會殺死了的那些佳梅和子聰卻仍然被遺忘;或者應該說,我們遺忘了自己已經親手殺死了太多的佳梅和子聰。沒有人會理會佳梅其實並非死於窒息,亦非死於沒有真普選或社會運動做得不夠搶眼,而是死於冷漠。

 

未來十年,我真的不知道香港會否出現氣油彈和自焚,但肯定的是我們絕對會繼續踏血尋梅。

 

相關文章:

為何我對《十年》得到最佳電影如此激動?|梓望

《踏血尋梅》:香港夢 飛不起|高堡戍

惟望與人不失聯繫──觀《踏血尋梅》|沐木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One thought on “未來《十年》,我們要繼續《踏血尋梅》嗎?|Camilo

  1. 這確實是太武斷的評論了,《踏血尋梅》雖說是取題於社會議題,但請不要忘了,電影呈現的並不是社會裡真實涉案者的世界,是導演和編劇翁子光對那主角虛想出來的世界。沒人要否定這電影對社會的關注,因為有了這心,才出到一部好電影,電影也一定是引起好多觀眾的反思,而不只是消費。不過要說要時事記者圍住《踏血尋梅》,為什麼了?難道這是一部紀錄片嗎?難道你能確認,電影說的就是本來的事實故事?世間下,死者死了,只有入了獄的兇手知。《十年》引起的社會迴響也比本來的故事更要大,更值得關注,這是為什麼獎項意義不止是《十年》這故事,而是有好多的電影人不記名偏偏要表態支持《十年》,而是好多觀眾都好快被這題材尋找到認同,《十年》奪獎是今年才可以發生的事,也是為什麼有當中的文化、歷史、政治意義。要裝得觀點獨到,也希望筆者有點底子。

    按讚數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