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社區放映:唯有實踐,才能打破現實的黑暗|劉小麗

攝:Nick Cheung
攝:Nick Cheung

 

第二次看《十年》,其實有好多感觸。對我而言最有共鳴的是「浮瓜」,故事其實相當寫實,無論既得利益者有什麼圖謀,受苦受累、被犧牲的永遠是無權無勢的平民。

 

許多人說,「浮瓜」已經發生,其實「自焚者」不是也一樣麼?所不同的不過是香港人不傾向以自焚的方式作控訴,而更傾向一躍而下罷了。二十四條年輕的生命,向我們的官員控訴時代的黑暗,我們的官員卻還以每間學校五千元的津貼和在會議中十分鐘的逗留。這種冷漠無情,這種輕忽,又是我們可以承受的嗎?更加莫說幾乎每日一宗的長者自殺,而傳媒連報導都沒有,全民退保遙遙無期。

 

至於「本地蛋」,也是在發生當中,當新界東北被摧毀,我們的本地農業作物也不復存在,深港同城指日可待,而本土一詞亦漸成禁忌。

 

12910363_10154156829159198_1019814341_n
《十年》社區放映,沙田百步梯的盛況。攝:Nick Cheung

 

《十年》的優點,不在玄想性藝術性,而是在其簡單與真實性,而且現實的真相每每比電影劇本來得更荒謬誇張。看後會讓人自問,如果電影情節有令我們有所震動的話,為何我們對於現實中的荒謬卻是如此漠然?

 

如果說,能夠令人産生行動意志的作品就是良好的文化作品的話,《十年》算是其中一例。許多朋友看過作品後都會問,現在覺悟,到底是為時未晚,還是一切已經為時已晚?我的答案是,無論晚與不晚,答案始終如一,唯有實踐才能帶領我們打破現實的黑暗。

 

《十年》中絕大部分的角色如「方言」、「本地蛋」,雖然對現實感到不滿,卻欠缺衝破現實的意志,因而整部影片令人感到壓迫與不安。套用法蘭克福學派(Frankfurt School)的文化工業理論觀之,影片不代答,不輕易給觀眾答案,感受到壓抑的觀眾就要自行開拓,從而拾起抗爭意志。這正是悲劇永遠比大團圓更讓人感受深刻的原因。而這正是我覺得當中最有希望的缺口,香港人不會放棄,不會像作品中的人物一樣逆來順受,默不作聲!

 

《十年》作為影片,無奈沉默,但《十年》所通往的現實,叫我們創造希望!

 

相關文章:

《十年》,是香港的政治預言?|船頭尺

《十年》以後,我們能否掌握自己的未來?|困困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