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日市:在放任與取締之間,我們原應享有的自由|劉小麗

20160326 在放任與取締之間

 

許多人認為,小販之所以應該被取締,是因其影響了公共秩序,造成阻街與公共衛生的問題。然而,小販活動如果能被好好規劃,遵守一定的界線,是否就必然產生問題?到底問題的產生,是因為當局沒有負上規劃的責任,還是屬於那些活動本質?

 

人情

 

按照現時港共政府的極端管理主義思維,一切有可能出現混亂的活動,就必須完全消失,全部被取締。因此我們看到,回歸以後,香港的公共空間就迅速以一種近乎潔癖的程度被管理過來。

 

在公園內我們不可以再看到小朋友踢球,公眾地方也不會有孩子們的喧鬧,長椅上不許躺下,街道上亦不准露宿。對小販的打壓可說只是其中一例。細心一想的話,會發覺現時我們在公共空間中僅被容許的活動,就是如機械人般乏味急行,人與人之間幾乎不會在街道上產生任何人性化的關係。

 

小販的擺賣固然是一種商業活動,但亦是人與人之間的一種人情味關係。然而這種隨心的交談,不經意的交流與放鬆,隨著這個都市極端管理主義的抬頭,幾乎是完全被扼殺了。

 

自由

 

當這些選擇被消失,我們失去的除了是人情味之外,其實也是生活方式的自由。我們本來可以在大型商場的光鮮整潔,與街邊小檔的個性化和人情味之間作出選擇;也可以兼享連鎖店的豐富與小販的地道風味。但是當政府一手把小販強勢掃除後,我們的自由亦同時被扼殺。

 

對小販營生權的打壓,除了單純來自盲目的管理主義外,亦意味一切商業活動必須進入商舖之內,任大業主、地產商等以昂貴租金吸乾血汗,最終助益地產霸權。

 

這次桂林日市的活動,一方面是希望透過有系統有秩序的街頭分享,呈現這個都是中小販活動的可能性,亦展現在一個墟市中人與人之間,可以產生的美麗交流。這一切既是我們原應享有的權利,也是政府應予促成的責任。

 

生活

 

支持小販並非等於要求完全放任,因為沒有規管、完全放任的自由,反而會對他人造成影響,限制了別人使用同一空間的權利。我們想說的是,在極端放任與動不動就要完全的取締的兩極之間,政府的本份實在是設計一套合理的規管尺度,促成這些活動以不妨礙別人的方式進行。政府的責任是讓公共空間能夠成為生活的載體,而非打壓生活。

 

另一方面,透過免費分享美食,或者自由定價的方法,這次的活動亦希望向公眾揭示,在現有的條文之下,真正被打壓的其實是經濟活動,是對小市民自發營生的打壓,而非對公共衛生的規管。分享美食一樣有機會引致衛生問題,但法例卻沒有規管,所以這些條例所針對的只是背後的買賣活動,而非衛生與秩序。

 

而我們相信,只要有合理的設計,民間能自然生成一套秩序,就如以往自然生成的墟市一樣。希望大家踴躍支持,還我小販營生權利!

 

12714369_10154122122739206_680441627_n

 

=============

 

「桂林日市」墟市活動

 

小麗民主教室將會舉辦「桂林日市」的墟市活動,有十多檔熟食及乾課,以實踐來集結民間聲音,向政府表達出小販的重要性,促使政府正視墟市價值和訂立小販政策,重建社區的「人情、自由、生活」。

 

地點:丰匯第一座旁(荔枝角道與桂林街交界)

日期:2016 年 3 月 26 日(六)

時間:2:00pm 至 6:00pm

參與團體:小麗民主教室青年重奪未來Coffee Lowa 龍華軒活在觀塘JupYeah 執嘢美孚家.政、腸粉大王

 

熟食包括:咖哩魚蛋、雞翼、鹵水小食、台式飲品等。

乾貨包括:文青地攤二手書、衫、家居擺設、掌上電子時鐘音符琴(本土小本創作)

現場其他活動:師傅教扭波、人像畫(事吉茶記 Sketcher-KeePang Bear 彭啤與陳 Q)、街頭講故事

 

桂林日市 GIF final

 

你想桂林日市有乜野食?

桂林日市檔主招募

桂林日市 FB 活動專頁

桂林日市有啲乜?檔攤預告

 

相關文章

小麗:我有權做小販!我有權篤魚蛋!

小麗被捕之後:點解要撐小販?|柏斯迪

我的小販爸爸|林夏結

掃蕩良景小販:一場赤裸裸的官商黑勾結|阿樹

 

原文載於小麗民主教室 FB 專頁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