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環「清潔」為名「清場」 露宿者:我只係想拎支水飲|夏綽蔓

00

 

油尖旺民政署被指聯同警務處及食環署,於去年 7 月 31 日上午,在未有事先通知的情況下,於澄平街隧道進行清潔後,強行清走該地露宿者個人物品。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吳衛東表示,是次行動跟 2012 年 2 月於深水埗通州街天橋底,食環署及警方聯手強行清場的手法如出一轍,質疑有關部門在未事先通知下「清場」屬違法行為。

 

食環強丟家當 露宿者有冤無路訴

 

011

 

今年 40 歲的露宿者呀偉精神看起來一般,站姿亦不穩,但言談溫和。邀他詳談,他緩步走到一旁的茶几,搬走上面的物品,扭開水樽往茶几倒水,再用冷帽抹乾淨,著我們坐下來,自己則半蹲於地上已固定的竹竿。見到在旁的義工還站著,呀偉道:「你站著我坐著,好像我很沒禮貌似的。」義工一臉不好意思地坐下。

 

去年 7 月 31 日「清場」當日,在現場的呀偉正發高燒。他憶述當日一覺醒來,喉嚨已乾涸而疼痛得像要爆開,一班政府部門人員突然到場。「差佬叫我,我就起咗身,佢話要洗地,咪聽佢講搬啲嘢去隧道入口。」雖然體力欠佳,呀偉仍合作地將家當搬上澄平街隧道近欣翔道出入口前的位置,倚著鐵欄等候清潔完畢。

 

過了一會他想飲水,眼見水樽就在家當堆中當眼位置,他走到警員身旁,伸手想要去取,卻被警員喝止。「佢話『你做咩呀!』,我話『呀 Sir 我想拎支水飲』。」警員拒絕,他也不敢與警員衝撞。

 

不料過了一段時間,食環署職員竟在警員阻攔下,強行將他和其他逾二十位露宿者的家當強行搬上垃圾車送走。他跟朋友頃刻間六神無主,只想到到警署報案,然而警局警員只是給水他喝,卻沒有將他的申訴紀錄在案。「唔通差佬落案告自己啲夥記咩。」他當時自覺勢孤力弱,即使遇上不公也是無可奈何。

 

另一位曾居於澄平街隧道的露宿者S當時不在場,後來才知道自己和朋友全部家當都被扔掉,包括床鋪、衣物、工作證件、身份證明文件等等。S 的朋友本身為地盤散工,但平安卡連同其他家當被扔掉,頓失生計,他自己亦因「被遺失」身份證在求職上遇到困難。證件補領需時亦需錢,對於收入微薄的露宿者而言,是雪上加霜。

 

吳衛東:清場無助於解決露宿者問題

 

02a

 

問及露宿者於行人隧道聚集對鄰近居民影響,吳衛東坦言有一定程度的妨礙,但亦是露宿者逼不得已下的選擇。他指出近年政府加緊驅趕露宿者,去年聚集於澄平街隧道的露宿者,不少之前都是居於西九龍走廊行車天橋下,比較僻靜的地方,但該些位置近年政府以各樣的理由和手段圍封,露宿者只好選擇在較開揚的地方如行人隧道中聚集。

 

吳衛東強調,政府多次以美化或綠化環境為理由的「封橋」清場行為,實際上並無有效處理露宿者問題。當露宿者的住屋困難未得以解決,接連的驅趕只會讓露宿者「再露宿」,遷到更隱閉的地方,亦令外展隊更難作出支援,無助且不利於解決露宿者問題之餘,更是浪費公帑。如 2013 年油尖旺區議會以美化環境為由,圍封渡船街天橋底並擺置約 200 花盆,工程費用達 253 萬。

 

02b

 

去年8月,吳衛東得知事件後,親自到事發地點附近露宿者的聚集點,尋回受影響的露宿者作個案跟進。去年 10 月曾就事件跟政府部門商談,要求部門作出交代及理賠但不獲接納,遂於去年 12 月正式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向律政司司長索償。現案件已分別於今年一月及三月兩次提堂,由於申索人補交文件及律政司商討需時,案件押後於今年 6 月再審。

 

更多無家者資訊,請關注: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聖雅各福群會 露宿者綜合服務隊
救世軍露宿者綜合服務
LightUp 焦點行動

 

相關報道:

無家者長宿難求 團體促復辦廉租宿舍

區議員促驅離露宿者 民間有情雪中送炭

 

文章原載於作者網站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