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家人語】黑社會爸爸|夏綽蔓

20160313 無家人語 2

 

上篇:【無家人語】髮型師的前半生

 

呀良今年 30 多歲,他的兒子今年才 3 歲。眼前的他說話有條不紊,不過他表示由於曾長年吸毒,如今記憶遲緩;今天做過的事,甚至剛說過的話,都要到後一天才想得起來。

 

江湖.父子

 

15 年前,呀良從內地移民香港,年少的他很快就發現自己不是讀書的料子,中學時無心向學,將年輕的精力都用在練拳上,為的就是加入幫會,跟大佬霸地盤「建功立業」。這十多年來,呀良曾犯事坐牢,亦曾染上多年毒癮,當過毒品拆家,問及他吸冰後的感受,他說其實不會很興奮,只是會精神得幾天不用睡覺,身上卻會長出讓人痕癢難耐的冰瘡。

 

幾年前一次同學聚會,呀良偶爾在公眾泳池認識了前女友,不久便相戀,隨後更誕下幼兒。可惜兒子出生不久,前女友就因病去世。人在江湖,呀良將幼兒的撫育交託「外母」(前女友的母親),「外母」從來不知道他的背景。「如果呀仔大個咗十幾歲同人打交就打飽佢,但我希望佢唔會學壞,老土講句,入得黑社會, 一隻腳喺閻王府,一隻腳喺監倉。」他直言不想讓兒子知道自己複雜的背景和過去。

 

從前呀良「好景」時,不時都會給「外母」家用,探望兒子,但現時失業失所的他,則很少跟二人見面。「外母」不時會致電他,講孩子近況,問他幾時會「見下個仔」。提到兒子常鬧著要買玩具,他語帶無奈。「都冇諗過自己會愈嚟愈折墮,如果我撈得掂嘅,都會帶個仔去海洋公園、迪士尼玩,我諗『外母』大概都知我咩環境。」

 

人生.無悔

 

要維持生計,良不時將在街上拾到的東西取到當舖典當。他笑言與當舖老闆相熟,幾乎什麼物品都能典當到,包括他腳上的一對鞋。「嗰時冇飯開,拎對鞋去當,都當咗廿蚊,不過當舖老細話之後一定要贖返。」前陣子寒流到,不少市民捐贈厚褸棉被,供過於求,塞滿了眼前的木板屋,於是良將多餘的衣物被子取到街頭變賣換錢。

 

好幾次有人問他,有沒有後悔年輕時選擇走上江湖之路,他的回應是「人生不談後悔」。他憶述年輕時第一次犯事入獄,一位黑道大佬向他說:「冇得講後悔,做咗就係做咗,一係返轉頭,一係繼續行,而其實根本冇得返轉頭,只能夠一直向前行,更加冇可能停喺度。」當時他聽了後,略有所悟。

 

黑社會的身份或伴隨他一世,但他現已沒有再參與幫會中事,亦沒再吸毒販毒。談話期間,有市民取來飯盒,他放在一旁沒吃,說要留給比他更有需要的人。 一輛黑身黃間白邊小巴駛過,他語重深長地說:「咩車都可以坐,呢架就唔好坐啦,坐咗你嘅人生就冇啦。」小巴車頭,寫著「懲教」二字。

 

201603

 

【無家人語】

看到無家者,你第一個感覺是甚麼?

無家者居無定所各有前因,而無家者只是他們其中一個身份。

 

想獲取更多無家者資訊,請關注:
聖雅各福群會 露宿者綜合服務隊
救世軍露宿者綜合服務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LightUp 焦點行動

 

上篇:【無家人語】髮型師的前半生

 

作者更多有關無家者的文章:

區議員促驅離露宿者 民間有情雪中送炭

無家者長宿難求 團體促復辦廉租宿舍

 

文章原載於作者個人網站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