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之路》:有個狀態叫年輕 有種精英叫廢青|鍾嘉瑩(逢時書室)

20160313 未竟之路

 

前言:雨傘紀錄片《未竟之路》於逢時辦了兩場放映暨分享會,有逢時人兒與導演黃頌朗和林子穎,以及主角許彤和馮敬恩談了不少,並寫成文章分享感受。

 

未竟之路

 

一班香港大學學生,拍了一部名為《未竟之路》的雨傘紀錄片。電影由 2014 年 922 大專院校罷課開始,歷經衝入公民廣場、佔領中環正式啟動、警方施放催淚彈、佔領區清場、政改因「等埋發叔」而被否決,以港大的六四晚會和七一遊行作結,政治之路未竟,兩名主角時任港大學生會會長的馮敬恩、港大學生許彤回憶雨傘的參與,以及由雨傘回到日常如何自處。

 

馮敬恩和許彤,兩個人兩組對比:金鐘和旺角、體制內外即學生領袖和普通大學生,構成一個完整故事。作為知名度高的學生領袖,馮敬恩在鏡頭前出現理所當然,令人意外的是許彤。為什麼在眾多大學生中挑選了她?導演黃頌朗和林子穎異口同聲說,因為許彤「夠真」,「誠實勇敢、坦白承認當時做錯什麼。」

 

許彤的確誠實,一副叛逆女青年模樣,在鏡頭前吞雲吐霧;在宿舍內直言之前以香港代表身分出席英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聽證會,為中國在香港履行《中英聯合聲明》情況作證時「唔知自己講咗乜」;又批評上一代頑固,直言希望他們消失。怕不怕冒犯觀眾?黃頌朗如是說:「她是說話率直的人,但為什麼這一代的人會這樣說呢?大人可否想想?」

 

四人在映後座談合照,左起:導演黃頌朗、林子穎、主角許彤、馮敬恩
四人在映後座談合照,左起:導演黃頌朗、林子穎、主角許彤、馮敬恩

 

有種精英叫廢青

 

大人未必會想的,也許還有「廢青」的二三事。馮敬恩於片中笑言自己是廢青,「廢青……就是廢青」,雨傘時要騙媽媽說是回港大做支援工作才能到金鐘佔領區;許彤更乾脆利落,展示自己開設的 facebook 專頁「有種精英叫廢青」。

 

從電影回到現實,馮敬恩和林子穎仍然在學,許彤和黃頌朗已經畢業,現時為自由工作者,前者以教文憑試學生英文和平面設計維生,後者則靠網頁及平面設計。眾人異口同聲自認廢青,將來有何打算?「廢青是不想將來的,香港人哪有將來啊?」黃頌朗半開玩笑回答,卻獲得林子穎認真和應,「將來?解放軍隨時會來,香港變得太快。例如我今天夢想將來做會計師,但畢業時香港還有沒有會計這行業呢?」大家一唱一和,許彤表示不願找正職:「大家都是上班,但我可以睡到下午兩點,隨時不想工作又可以『射波』,稍後再追回進度。我今天來映後分享,推了一個補習,少賺了八百元,但做到我想做的事,我覺得自己很威。」

 

有種精英叫廢青,父母可覺得女兒是精英?許彤說:「我覺得自己現在不錯啊,沒學過設計但又能夠成功自學製圖,但我爸媽覺得我現在很廢,常說我五、六歲時最叻,全級第一。」與上一代的溝通可以很困難,林子穎表示:「價值觀上他們不會明白的,他們那代人的成長很競爭、金錢掛帥,無法理解為什麼(我們)會用 tangible 的利益換取 intangible 的東西。」許彤補充說:「上一代很多人都不需要個性,但我們這一代和下一代人是,一個 blank 的人需要顯示個性。」

 

世代之間可以是鴻溝,避得了外人,避不了家人,林子穎和許彤也許共鳴更深。林子穎形容父母中產、「離地」、「藍絲」,並且「好憎馮敬恩」;哥哥是專業人士,家人希望她修讀法律,對她選擇文學院的決定「面色不太好」,首映也沒有邀請父母,「幾肯定(他們)會睡著」,「就像刺蝟保持點距離就最好,難道跟媽媽說城邦論嗎?算吧。」

 

提到與家人關係,許彤第一句是:「我阿媽(對我)崩潰。」父母期望獨生女兒斯文、服從自己,偏偏許彤向來我行我素,於是家庭罵戰老是常出現,例如父母曾在她染髮後罵她不顧家人感受,拋下一句:「你的髮型不是你自己的。」以為關係惡劣,但許彤反而有給父母看預告片,她的解釋是:「湊巧那段預告片的我平和、零粗口、說話有條理,加上妝化得夠 girlish。」原因沒有說白,可是大家心照。

 

兩代人彼此理解體諒從來不易,偏偏黃頌朗卻想透過電影促進跨世代溝通,「平時你不會跟上一輩深入討論政治,其實有點可悲的是,你要靠一部電影的映後座談,才可以說自己對時政的想法。」

 

《未竟之路》劇照
《未竟之路》劇照

 

有個狀態叫年輕

 

自認廢青卻並不真的頹廢,有種精英叫廢青,有個狀態叫年輕,第一次執導紀錄片的兩個人直言當時「很傻很天真」,一開始只打算紀錄罷課,豈料時勢變幻之快,演變至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到了後來就想,究竟放下已拍好的片段,抑或『死多一半』出來?」二人選擇了後者,一連串難題隨即出現,例如發現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受訪、能夠吸引觀眾專心聆聽想法,結果很多訪問都用不著;身無分文但所有東西都涉及金錢,例如向新聞機構索取片段,開價四位數字已負擔不起,拍攝中途才尋找申請拍攝經費途徑,從相關計劃所得八千元,不計任何人工,《未竟之路》成本約二萬,全憑朋友「拍膊頭」義務幫忙。

 

討論期間二人又突然岔開話題,提及拍攝資助計劃於翌日截止報名,但現在還未填申請表,於是你一言我一語,研究如何填好一份表格,讓人全然相信林子穎所言:「我們那時是什麼都不知道就開始拍攝。」

 

但你拿他們沒轍,因為成品確實出現。而青澀絕不等於沒有主見,一提創作二人侃侃而談,期望借電影中示威者設路障、與警察「打游擊」等片段,填補主流傳媒影像的空白,黃頌朗表示:「我覺得這是頗珍貴的片段,但沒在主流傳媒出現過。」

 

創作之火持續燃燒,全因有話要說,「我在拍攝和剪接時只想表達那個混沌的狀態,因為我身邊的人在雨傘後都很迷失,不知如何走下去。但現在重看製成品,會有點想鼓勵大家繼續向前走。」林子穎說。

 

輪到主角,「落莊」、畢業,人生之路未竟,下一步有何打算?馮敬恩說,卸任除了終於「可以說忍了一年想說的話」,更想做的是多閱讀「令自己更 knowledgeable」,從而「用文字鞭撻社會,推動社會進步」。許彤同樣說要充實自己,提升平面設計和英文的能力,「我們要訓練到自己不 replaceable。」說罷與林子穎對望,眼神堅定。也許與所謂大人預期的典型目標不符,但對自己要做的事,有著萬二分確定。

 

《未竟之路》劇照
《未竟之路》劇照

 

當家作主

 

片名《未竟之路》意指未完成的路,路仍未竟,政治亦然,世代溝通亦然,人生亦然,而人生如同創作,儘管青澀,但絕不兒戲。

 

林子穎分享了一件關於電影的事情,她說一開始與許彤素未謀面,是因為看見許彤在 facebook 標誌了馮敬恩,表示自己在港大主辦的六四晚會中感動落淚,靈機一觸聯絡上她,才有了後來的故事。許彤憶述當時突然激動的原因:「馮敬恩(在晚會上)說『我們要當家作主』,當時我發現,我們這一代人常常以為自己是小孩,但其實在很久之前,已經成年了。」

 

這一代人,要當家作主了。

 

文:鍾嘉瑩(逢時書室)

 

(備註:《未竟之路》放映暨分享會為逢時小講台活動之一,逢時之所以設小講台,只是單純覺得,世上許多聲音都缺一個講台,不被分享的知識與經驗是種遺憾。)

 

 

逢時書室

營業時間:星期五 1800-2200|星期六及日 1400-2200

地址:牛頭角大業街鴻盛工業大廈 7 樓 C 室(牛頭角站 B6 出口)

 

電影製作:OutFocus Productions

逢時書室 FB 專頁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