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天文鐘的傳奇|清

20160311 布拉格天文鐘的傳奇

 

上篇 – 布拉格:這麼近,那麼遠

 

布拉格的天文鐘,背後有一個悲慘的傳奇。

 

故事是這樣的:在十五世紀末,有一位有巧思的鐘錶匠,為布拉格設計了這樣一座天文鐘。複雜的鐘面上不但顯示時間,還顯示太陽和月亮的軌跡,以及星宿的位置。無論任何時刻,當你在布拉格抬頭望天,天體的分佈將一如展示。精巧的天文鐘為布拉格吸引了大量遊客,為城市帶來了大量財富。權貴怕鐘錶匠在其他城市也製造天文鐘,令布拉格的這一個再不能招徠遊客,於是把鐘錶匠刺盲,把他的舌頭割去,不讓他把天文鐘的秘密外傳。鐘錶匠悲憤不已,在鐘樓上一躍而下,身死鐘壞,至百年之後,才有人懂得修理。

 

後來人們考證,天文鐘甚至是在更早的十五世紀初,由當時的一位有名的鐘錶匠和一位數學與天文學教授聯手製作。權貴沒有發狠把他們殺掉,(因為?)天文鐘其實也不是新事物:布拉格的這一個,其實已是歐洲的第三個了。傳奇的來源,是同代一位作家的誤記,後來人們找到中世紀天文鐘修復人員的報告,才發現是誤傳。

 

導遊那時的開場白是:布拉格的一切,往往有兩個解釋,一個是史實,一個是傳奇。

 

史實沉悶,傳奇激越而意味深長。傳奇為人津津樂道,而史實,則連城市的導遊也不打算知道,因為沒有故事可說。但真的嗎?十五世紀初的中歐,文藝復興剛從教會壓制下的黑暗中世紀萌芽,在達文西出生之前,一位工匠、一位學者,竟去複製上帝運行天體的法則。他們製鐘時,在想甚麼呢?驚訝讚嘆神是一位出色的幾何學家?還是,他們其實心神翻滾,因為上帝的智慧不僅為凡人所能理解,更能為人製造的機械來操縱?神調動天地,使天體各安其位,竟然和我運行天文鐘上的星盤沒有兩樣——不過是衪的星盤要大一點而已!

 

那是人類理性自覺的門檻,神義權威崩塌的邊緣。站在門檻與邊緣,應該狂喜,還是恐懼?那是天賦人性的進步,還是魔鬼一步步誘惑的叛道之路?

 

據說,數學教授後來在波希米亞平民教士領導貧民反抗羅馬教廷腐敗統治的戰爭中,站在教廷的一邊,甚至和新教宗是友好,直至教廷軍隊鎮壓了起義才回到布拉格。鐘錶匠則沒有進一步的記載。

 

也許,在那兵荒馬亂的時代,因為沒有人膽敢負上叛神之名,他們在沒有人注意的晚上,把他的雙眼刺盲,把他的舌頭割下,不許他對神作不祥的褻瀆。在那沒有月光的夜晚,巧匠在鐘樓之上,已不能再見到那些背叛他的人。他在思考自己的命運。人算甚麼?人難道以為可以僭越上帝的權柄嗎?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他記起了那古老的諺語。這是天罰,他無路可逃,只能歸於塵土。他恐懼,他懺悔,他一躍而下,把那瀆神的星盤一同帶走。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技術不斷進步,後人很快把星盤修好,甚至還加上十二門徒的活動木雕,正點時於鐘樓上旋轉。布拉格又再遊人如鯽,在天文鐘下聽導遊輕鬆地說故事。教堂鐘樓成為城市的搖錢樹。一切神聖的東西都被褻瀆了,一切固定的東西都煙消雲散。

 

每小時敲響天文鐘聲的,是一具骷髏,據說象徵死亡。

 

他不過是歷史的沙石,卻成就了傳奇。

 

上篇 – 布拉格:這麼近,那麼遠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