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流攤的教育意義|Tam Daniel

20160310 渣流灘的教育意義

 

沒機會再回去中學唸書了。但其實也斷續接觸過中學生,覺得……普遍都略略太認真了一點。

 

20 年前的中學記憶裡,普遍人都是胡混,成績差的固然懨懨,成績好的也是很輕鬆。每天上演的戲碼從來不是與別人的競爭,或對自己的監控。幾組人混在同一個半場扮鬥波,踢波踢爛玻璃,遲到改點名簿,成績最優異的同學確保大家有足夠時間出貓或抄功課,戲弄新 miss,集體睡覺,全班夾埋唔交同一份功課扮冇件事,餘不一一。即使連班主任,整理的全年出席紀錄,也是杜撰的(而我們無不由衷欣賞)。

 

這不是說大家眼裡完全沒有功利的人生規劃,或純真的理想。而是教與學都明白,教育與課業,只是生命中的一個很小的部分,大部分工夫都是角色扮演,滿足別人期望,課餘中尋找生活趣味與創造,還有兼職零錢,才是正事;只要七年中的兩次公開試能勉強過關就好。

 

這種氛圍當然是犬儒,但也是生命的平衡,讓我們有空間去摸索,甚麼才是對每人而言,真正有價值的事情(多年過後,我的答案仍舊是歐洲國家盃)。如今猜想,監控大抵比過去頻繁,也不容易流通奇思怪想。

 

我的意思是︰放棄填鴨教育是錯誤的,如果「隨機應變」只是追求效率與競爭的另一招式的話。

 

真正需要的教育,並非以理想主義為名目的深度規訓,而是誠實又鬆懈的綜合訓練,讓少年享受到反抗與自由的酸臭,teamwork 的樂趣與困難,陶鑄生命的使命感與苦澀。知性感性也好,學校最美麗的地方,理應是讓有血有肉的人,感受時間的抽象長度︰一方面前途催逼、錢唔夠駛,另方面又依戀志趣,正全面打開想像的視野。

 

現在的疾病,或者是教學雙方,都很容易掉進暴躁與急功的短路中,就忘記了渣流攤的意義。

 

相關文章

生命有何寶貴?死亡有何足惜?|神

共創成長路,挽回了學生的生命嗎?|陳沖

關於自殺:不要下太簡單的結論|柏斯迪

 

文章原載於作者 FB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