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這麼近,那麼遠|清

From Prague with Love

 

1.1

 

我終於來到了布拉格。這麼近,那麼遠。

 

和「這麼近那麼遠」一樣,布拉格作為文青的浪漫聖地,也已經變成陳腔濫調。鐵幕下的神秘與反抗已成往事,波希米亞中歐古都的魅惑靈光,也隨著左一家 KFC 右一家麥記消散。旅客堆在天文鐘下的布拉格,導遊說起官方自 sell 自己是一個「帶你走向神秘國度的城市」,不能免俗,還原成一個稍微 overrated 的旅遊城市。

 

一如所有濫調都曾經是精巧的警句,不再浪漫自然不是布拉格的錯,錯是在附庸風雅如我者太多。說多了,話就濫,人多了,古城便俗。

 

1.2

 

濫調雖濫,但對真實那精警的捕捉與濃縮仍在。譬如說:如今布拉格這麼近在眼前,那個聽著林一峰《重回布拉格》會哭的自己,卻已那麼遙遠。繁忙咖啡店中已想不起惦記過幾多人的心跳(她在把玩著熱朱古力上的 cream,我在看地圖找一會兒要去的景點)。我想過為你哭,但這奢望太可笑。

 

這麼近,那麼遠。

 

1.3

 

Walking tour 尾二一站,是 1989 年示威者集會被警察包圍扑穿頭的地方,一條不起眼的街。那時,據說有一位年輕人倒地不起,民眾以為死了人(後來發現其實只是太激動暈倒),觸發十萬人大遊行。哈維爾在廣場對民眾演說時掏出鎖匙,象徵捷克人要當家作主。於是十萬人鎖匙聲齊嚮,共產黨就倒台蘇聯就撤軍了。導遊輕輕帶過,就領我們到尾站,據說是莫札特演出大受觀迎的歌劇院——噢,那個由奧地利到匈牙利到捷克都爭著要沾光的,呃遊客的朱古力上都印著的,莫札特。

 

布拉格宮,查爾斯橋,天文鐘,莫札特。1968、1977、1989 卻隨風而逝。時代選中了他們,時代也送走了他們。大江東去浪淘盡,折戟沉沙,自將磨洗,多少遺忘,多少唏噓。

 

1.4

 

臨走前一晚摸黑終於找到連儂牆,問路幾乎已無人記起。七彩牆上一堆 peace 與 love,依稀還是反抗與自由的印記?朋友這樣說:Here should have been a quote from a famous person you would still ignore。

 

香港的連儂牆我錯過了,布拉格的連儂牆卻在目前。天色昏暗,牆在街燈下有點蒼白,恰如那匆忙中再無人見證的歷史。這麼近,那麼遠。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