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修生的創傷|多多

20160203

 

最近公開試氣氛來得濃厚,鼓起勇氣走出陰霾,想要告訴還在自修室的你,不要放棄,我們都在為你打氣。事隔一年,一直未有好好梳理自已的情緒,不過有些情緒垃圾早該清理,留下來實在影響生命。

 

我無比清晰的記得第一年放榜的時候拿著 1x 分的沙紙,我未敢放大痛苦,不過眼見身旁的老師,同學,有的胸有成竹似的,有的都別過頭來告訴你:我預了。悲從中來的大概是沒有預想過成績會如此,很正常,人對未知的事物抱有距離感外,總會帶點浪漫的遐想,可一不留神撻 Q,有點不足為外人道的痛。

 

很記得自己拿著那張紙,加上剛影印好還有微溫的種種文件,和友人乘的士坐到家樓下的中學,想申請重讀。身旁的友人一面忙著致電給家人報訊,一面淚流滿面;而我,坐在一旁,看著窗外的風景,那是很猛烈的陽光,看似若有所思,其實一片空白。 我知道自已不喜歡過份放大情緒,因為這很危險,人脫離理性後,情緒會奔馳得不能自拔。

 

下站後,等待進到那所未知的中學,那時候其實沒什麼心情,沒什麼情感,有點盲目。面試時,兩名老師大概帶著一點莫名其妙的惻隱之心,多半是輕鬆的閒聊,他們說想把我和朋友放進精英班,我們原先的中學可算在區內有一點名氣吧,轉到那所在區內排名表上低一點的學校,總有點不知從何而來的優待。可好,不過他們希望我和友人交過留位表後,便要預想準備入學,買校服等等的事情,交表後,我和友人坐到操場的横椅上,我們有點同病相憐,有一下覺得大家經歷了生死關頭,死不了所以還活著了,有一份平靜在風景之間穿透了我們, 我們談了什麼實在不記得,有一點點酸,不過還小,來多一回又何妨。

 

那時候還要等待另一次 jupas 放榜,我總是天真得認為跨過就是新一頁。放榜──公開大學學位,我好像再沒什麼反應了,好像預了會重走一回,思索了一整個月,日校還是自修,那時候致電給往年自修室相遇的戰友,她一直鼓勵我別回日校,那很浪費時間。我一臉不解,同時想不到,路往那裡去,不過,有一個很幼稚的想法,就是還沒走過自修這條路,有點新鮮感,同時感到這是很自由的時間,傾談了一會,想到的是一個條件,要重考一科新科,因為自問非商科材料,讀得一團糟後拿了個 2 來,不過那可好力證了,這不是自己的路。

 

致電給日校,問可不可以讓我修新科,那個副校的說話,其實成了我那時候想要行遠的動力。感覺是他好像掌摑了我一巴,然後很有禮貌的說了句對不起。掛線後,家裡幸好沒人。我哭了,坐在洗手間旁,沒有任何思想,只是一直哭。哭過後,我告訴自已明天會更好。

 

決定走自修路,那時只餘下八個月,經歷了第一次創傷,知道要走出去,非如此不可。自修 4 科,斷斷續續在不同自修室打轉,情緒是最讓人痛苦的感覺,是怕了身邊所有的人,生怕他們都在傷害你,嘰笑你,只好躲在暗角讀,所有的節日都遺忘,手機時常關掉,在眼中只餘下進大學。

 

曾有一刻,我真的感到自已走火入魔,眼中只有考卷和分數,瘋了的在讀,慢慢等時間過去,然後一臉茫然的進考場,再一樣迷糊的走出來。一直強忍的淚水,終於都忍不下,之後我足足抑鬱了半年,直到現在,還未真正的康復。我拼命的說服自已要堅強,可惜的是,患上這樣的病,誰都不想,也預兆不了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我曾這樣的被教育制度磨得不似人形,到現在,我也經常的問自已,到底為什麼?

 

我希望,所有人,都不要像我們一樣。曾經和命運直接硬碰的人,都會很痛苦,而這樣的痛苦是我們不應該承受的,每一天新聞都傳來學子為學自殺,荒涼的制度讓我們把生命都抵押上。

 

最後,我考上大學,病情好像還沒好轉,只希望,那些在教育制度下受委屈的人,都堅強的站立,抗衡。

 

以下是,往年。

 

《自修生的哀歌》

 

(這是一篇肢離破碎,談不上文章的文章,它沒有結構,沒有段落大意,也可能沒有主旨,只記錄了這個身份下零散的思想,也盛載了他的存在感,孤獨感,無力感,自卑感和未知感。)

 

他不斷的想要逃避混濁的城市,不斷的想要擺脱自修室的束縛,內心不斷地掙扎撕叫,自我崩潰然後死氣的自我療傷,回到印有他名字的空間。

 

寫作是自修生唯一的慰藉。他一直感受著被物質撐飽後的漠然,空虛的存在感,存在的陌生感。一覺睡醒,他驚覺自已原來存在著,原來城市存在著,紅綠燈依舊快速轉換,螞蟻依舊勤勞趕工,世界依舊循環流動。他不斷拷問人為什麼活著?有沒有人是為活著而活著? 有沒有人不想活著但活著? 有沒有人一輩子從不追問活著的意義但無比清晰的知道自已活著?有沒有這樣的人?

 

聽說陌生是回憶起長時間的遺忘,長期營役而不知其所歸向。存在對他而言,混沌,薄弱,而且一扯便會斷。

 

他以前一直嚮往獨處的生活,一個人,靜靜的坐落在城市的角落沉思,一個人,慢慢的步行在肅清的街道細看,一個人,彷彿是自由的代名詞。可是,他的黃金時代也是在籠子裏過的。

 

他身在一個以聲色犬馬來掩蓋內在空虛的城。走在空虛的城,無助的尋找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角落,可是,走在迷宫般的城市,找不到方向,聽不到呼喚,只有深刻的悲涼,嚴肅的冷清。站在街心,看著華麗孤寂的燈飾,竟讓人有一種想哭的衝動。他靜靜地凝視擦肩而過的人,他羨他們的雙雙對對,有誰羨他孤獨的徘徊?

 

能不能收下他長久以來的憂鬱?聽說他患上季節性抑鬱候群症。一張苦瓜臉看著一堆堆塵封的書本,徐徐地放在冰冷的手心,一絲絲灰塵繚繚浮遊在空氣中,它慢慢地飄,慢慢地飄,飄進他的鼻孔裏,觸動了他的神經,一股冷空氣游上腦門,噴嚏一聲。請問,是不是清醒了?有誰想要聽聽哀怨悽惻的聲音?有誰讀懂這個身份下的內心世界?

 

聽說他極力辯駁自已不需要聽眾,只因,他的聽眾只能是他自已。

 

有沒有一個沒有抱怨的世界,可以收留他? 有沒有一個不計代價的擁抱,可以送給他?有沒有一顆堅硬的心臟,可以剖出來,借他一個晚上?何以跌倒過的人更深刻?何以無聲逝去的人更壯麗?茫茫天地間,為什麼素顏修行的人,都在演繹寂寞的美學?

 

荒寒的世代,努力可能不是才華。你能想像穿越了無邊無際的時空長河後,看不見繁星處處明媚如畫的風景 ,只有立在一旁的紙皮箱嗎?是夜晚空,有一點冷地俯視他。

 

聽說生命總與旁人交相糾纏,卻終究剩餘自我,拷問,自我。

 

我無法說服自已,那一個通話是很小事,我真妄想奇蹟會出現。

 

我知道這樣做很幼稚同樣無補於事,不過我希望,吃人的教育制度下,不要再讓更多無辜的人受傷。

 

多多 – 作者簡介

雜而多端。公義路上站立不盤旋。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