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逢時人兒|逢時書室

20160129 逢時的人兒

 

與弟弟第一次見面是在逢時的讀書音樂會《東方快車謀殺案》上。他熱情地跟我打招呼,說:「我認得你。」當時我因為誤認他是友人的男友,於是回以燦爛笑容。

 

後來才知道,他是我的中學師弟。我不時憶述初遇情況,笑鬧之間夾雜幾句小挖苦:「我才沒有認得你呢。」

 

他只是笑,一如以往的,對一切照單全收。

 

****

 

弟弟叫 Kenith,是物理系四年級生,去年三月加入了逢時。他說自己是在一個逢時營業至凌晨的「閱讀夜」,湊巧進來看書,認識了逢時人兒,於是就與這裡產生了連結。

 

自此他的身影老是常出現,我們之間的積累漸厚,例如戰戰兢兢地跟偶然前來逢時的小思和李歐梵老師打招呼;陪他去《哪一天我們會飛》分享會,只因他想讓黃修平導演和陳心遙編劇認識逢時的單純願望。

 

逢時在中大最後營業的幾天,正值他的畢業專題研習死線將至,我們不斷叫他回宿舍完成功課,他總是拒絕:「都執笠啦。」然後默默地和我一同把櫃子裡的書本搬出來,把半空的書架填滿。

 

事後每當回憶異常忙碌的那幾天,都幾乎腿軟,使得我有次忍不住跟梓明吐出如此一句。

 

「如果那時沒有他,我早已身心崩潰。」

 

****

 

在一次訪問後,我半強逼他陪我吃點東西,因為感覺到他有話要說。

 

「剛才的表現不符合我對自己的期望啊。」他很失落。

 

我拍了拍他的肩,沒有說話。張口結舌、無法清楚和準確地表達內心想法,我們不都是這樣走過來嗎?

 

思緒卻開始走回頭路。一段段記憶慢鏡重播,例如他在一次夜話中道出心事,逢時人兒取笑他對前事的放不下,可是我卻聽到了,挖苦當中夾雜的顧念。

 

後來一個晚上,兩個人在逢時的讀書音樂會「金鎖記」完結後,默默將場地還原、搬搬抬抬、補書上架,繼續迎接在中大執笠的日子。

 

累得亂七八糟,思路極不清晰,一時衝動的就把心底話說出來。

 

「喂,我是真的把你當弟弟。所以,你要好好活。」

 

「好人會有好報嗎?」他靜了半晌,丟給我一個莫名奇妙的問題。

 

換我靜默片刻,「會的。」然後,忍不住笑了很久。

 

12647924_10207533845319467_1970870600_n

 

****

 

齒輪持續逆時針轉動。我想起在中大營業的最後一個晚上,逢時人兒陸續到來。午夜十二時了。門要關了。他躺在地毯上,沒有作聲。那刻我在想,我們都知道這張地毯在多髒,是要有多愛這地方,才會如此不帶猶疑地躺上去呢?

 

第二天醒來,看到他在面書寫了這樣的一段:

 

「早起了,去書室;

落堂/走堂,去書室;

挑燈夜讀,去書室;

『你當書室係咩?』我大概當書室是我的家了。」

 

****

 

弟弟開始懂得挖苦我了。

 

「她那時一天哭三次呢。」我瞪了他一眼,卻非常不爭氣地笑了起來,該是因為聽出挖苦之外的其他情緒。

 

……我好像懂了。

 

互相顧念,不就是逢時人兒之間的關係嗎?

 

12650654_10207533845559473_1428289059_n

 

文:嘉瑩

 

逢時書室 FB 專頁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