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起那天的夜話:給逢時書室的嘉瑩|溫思棉

20160111 憶起那天的夜話'

 

《在逢時夜話》系列文章請按此

 

讀到嘉瑩《給支持逢時的藝術系男生》,我又想起那天在逢時的夜話。

 

因為友人的邀請,不是中大學生的我們到了佇立在中大的逢時書室。那夜我們在分享想做的事,是我第一次踏足逢時,也是最後一次。

 

可能是因為會逛書店的都是喜歡文字、喜歡創作的人,於是每位參加夜話的人談起想做的事,都不外乎是關於創作的,有人想要寫小說,有人想要畫海,我想要到老人院探望患有腦退化症的婆婆。

 

每人想做的事都不一樣,可是卻面對著相似的困難。

 

/「創作就好像把心挖出來,血淋淋的,那是非常殘酷的一回事,可是這同時是通往了解自身的路徑,而知道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同時也是生存的意義啊。」/

 

是的,不僅是創作,那夜亦然。

 

我們是陌生人,或許見一次面就不會再遇見,那夜我們相遇在逢時。也許正因為互不相識,我們才能把心挖出來,把那些一直想做卻沒有勇氣做的事、說的話吐出來。我們正在赤條條地把自己的心放到陌生人面前啊!

 

或許我一直在等待這個機會,讓自己認真地面對自己,不再逃避。

 

香港缺少一些能讓人坦誠面對自己的地方,缺少一些能讓人相信陌生人的時間,逢時夜話對我而言是一次很好的體驗。

 

/我想書店,裝載書,也承載人的足印。有些駐足,有過就不磨滅。/

 

是的,書店不只裝載書,也承載人的足印。香港亦然,香港不應只裝載錢,也應承載人的記憶。

 

嘉瑩,逢時實體書室結業時,你說「我們還有甚麼好可惜呢。」可是,當我找到逢時這個承載體,她卻又要結業了,對我而言,怎會不可惜?

 

逢時書室的其他文章

逢時書室 FB 專頁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