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足,有過就不磨滅--給支持逢時的藝術系男生|逢時書室

20160110 駐足

 

與 Tom 只是點頭之交,直至有天下午他路經逢時買書,我還清楚記得,那時他把瀏海束起,我指著他頭上的小辮子哈哈大笑,說這樣很傻氣和可愛,他一臉靦腆卻又不好意思反駁玩笑的神色。

 

相認後我們成為了面書朋友。湊巧那陣子我正在預備關於傘後一週年的夜話,在面書偶然看到他的一段文字:

 

「我既懦弱,又怕事,運動過後我重回工作室終日與畫紙和書本作伴,我抽離社會上所有抗爭和運動,只以旁觀者監察事態發展。有時候我想離開香港,但可以逃離哪裡?」

 

內心被觸動了,我看到了一個受傷的靈魂。我想聽他說下去。

 

於是,我邀請他參加那場逢時夜話。我們不只是點頭之交了。

 

* * * * *

 

後來這個念藝術系的男生,又來了一場夜話,分享想做未做的事。

 

我就猜到那會是一件關於創作的事。他想畫一幅關於海的畫,說這樣好像很矛盾,他想畫海,但其實小時候曾經遇溺。

 

我回他說,有時候,人害怕的同時是他所渴望的。

 

「創作就好像把心挖出來,血淋淋的,那是非常殘酷的一回事,可是這同時是通往了解自身的路徑,而知道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同時也是生存的意義啊。」

 

「你說了我想說的話。」

 

事後我堅持一併記下自己的話和他的回應。

 

因為,心念相通的時刻,都是值得記錄的。

 

* * * * *

 

王劍凡老師來分享《失控的正向思考》的小講台.他來了;逢時臨別中大在即的的一個傍晚,他也來了。

 

過了幾天,他跟我說,那幅關於海的畫,他真的畫了,名為「我所畏懼的是我所渴望」。畫在誠明館展覽,過幾天便要收起。

 

我高興地回覆他,看畫要看真跡,我一定會來。

 

結果卻拖延了至少兩天,因為忙於執笠。

 

我很抱歉,他卻安慰我說不要緊,還說猜到我會忙得焦頭爛額。真是善良的孩子。

 

結果我們約了翌日傍晚。他又說,如果我抽不到時間也不要緊,他把畫拿來吧。我內心一動,立時說自己已在樓下了。

 

這是一場無論如何都要赴的約。因為,不能辜負善良啊。

 

見面那刻,他頭上又頂著小辮子,我大笑不已,他無論如何也不肯讓我拍照。

 

* * * * *

 

後來有天晚上,他在面書跟我說,在逢時遇上的人,與他在大學遇過的、藝術系以外的人不同,雖然來夜話的是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但沒有讓他感覺到不自在。

 

我回他說,可能是因為真實。在夜話的大家,都是真誠的分享自己的想法。沒有遮掩,也不需要。

 

夜話另闢場域,於虛擬世界延續,我們談了關於創作以至人生的種種。

 

「我的創作是關於溫柔地說誠懇的話,說出來都感到害羞呢。」

 

「我的願望是將人生化為一場溫柔的顛覆,說出來都感到害羞呢。」

 

* * * * *

 

我想起有天出於對人的失望,在面書有感而發,寫下一段:

 

「還記得一個來夜話的孩子,事後和友人異口同聲提起他的好,她如此形容那孩子:『善良純樸簡單直接』,我大笑不已後仔細想想,這不就是最起初簡單但同時最重要的事嗎?」

 

我見他讚好了那帖子,忍不住問他:「其實你知道是自己嗎?」他回我一個大驚失色的公仔,我笑了。

 

我想,有些心念之所以相通,是因為共通點。謝謝你來過逢時,你的話讓我感到溫暖。

 

也謝謝你提醒了我,關於生命真正重要的那些。

 

我想書店,裝載書,也承載人的足印。有些駐足,有過就不磨滅。

 

文:嘉瑩

 

逢時書室 FB 專頁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