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於斯,長於斯,迷失於斯:從C AllStar《生於斯》看香港(下)|林望天

20160109 生於斯 下

 

思念是思念「消失了的香港」,C AllStar 在剛過去的 2015 年尾推出的《生於斯》可謂全年最本土的音樂專輯,或者正是代表香港年輕一輩開始對於香港有著無力感和不安感,而專輯簡介亦用上一句:「生於斯,長於斯,迷失於斯」來概括整張專輯。

 

上篇:生於斯,長於斯,迷失於斯:從 C AllStar《生於斯》看香港(上)

 

《紅館夢》是較為正面的一首歌,文章較早前亦有提過歌曲主題類似演唱會主題曲,但其實這首歌是為默默耕耘的音樂人作出勉勵。旋律大部分改編歌曲《我們的胡士托》,填詞人轉為黃偉文,與早前主題相近,亦是描述樂壇的歌曲,使樂迷對歌曲感受加深。《紅館夢》明言每個人都可以踏上紅館舞台,要做的就是願意堅持,C AllStar 亦是憑比賽、賣唱,唱至登上紅館開演唱會,因此《紅館夢》可謂 C AllStar 自己的寫照。再宏觀地看,歌曲不只是向一眾音樂人說的話,而是對香港人說:只要你願意堅持的話,社會便能夠改變。

 

近期在聖誕節派上《報佳音 mix》,含有濃厚的 modern jazz 味道,正正就是專輯第九首歌曲《夜幕天星》。以這首歌作聖誕 mixing 效果相當不錯,尤其是維港兩岸都是聖誕節閒遊勝地,聽起來會有更深感情。要說專輯最放鬆的歌曲,必定是這首歌曲,比起《我們的電車上(走過下世紀)》主題更為輕鬆。填詞人阿簡和Oscar 合作,打造整個維港景色出來,燈飾固然浪漫,但製造出浪漫氣氛,不少得海傍一眾的街頭音樂人。歌曲主題就是旨在要樂迷暫時把煩惱放低,於維港兩岸放放鬆。維港兩岸是眾人放鬆心情的熱門地方,既可欣賞風景,亦可給遊人聽聽歌,但歌詞亦提出憂慮:「只想海濱聽聽歌 容下藝術一刻可不可 生活難過天天過 這刻不需要記掛什麼」。或者當街頭音樂人都一一被趕走之後,我們會否還有放鬆心情的地方呢?

 

由《逾越生死》開始,打後三首歌再次進入社會環境的變化,以及對香港的無力感。《逾越生死》為整個專輯之中最動人的歌曲,是描述對於已逝的另一半,作出無限的思念。歌曲是真真正正的一首情歌,填詞人鍾晴於歌詞寫入郵筒、二胡、寺廟等等有老香港味道的事物,更突顯出主角對另一半的深厚感情,很易令樂迷動容。或者從鍾晴的歌詞來看,歌曲同時亦可慨嘆事物全非的感覺。於老區重建底下,有不少舊事物亦被逼拆卸,也許歌詞主角到某一刻亦不可能再從舊區找回與另一半的經歷。歌詞對亡人的慨嘆,同時亦是對事物的思念。或者《逾越生死》是《我們的電車上》另一版本。

 

舊事物消失的主題,以歌曲《后會無期》再次帶出,不過這次是懷緬殖民時代。或者讀者亦可以把這首歌以情歌來作看待,不過填詞人Oscar 的歌詞難免透露出對殖民時代的眷戀(詳細討論可參看:去殖民地化:C AllStar《后會無期》)。記得歌曲派台時,正值是郵筒去殖民地標籤的時候,因此歌曲派台後回響亦頗大。《后會無期》,以簡體字「后」來代表著港英時期的香港,以及暗示香港逐漸「中國化」的情況,失去本土味道,同時亦對未來感到惶恐。這首歌明顯的戀殖情懷,或多或少透露出部分年輕人對於香港未來景況的擔憂,因而才會有想念舊時的日子,但現在只能接受社會經已改變的現實,歌曲亦是帶出一種年輕人對未來香港政制的無力感,無疑這個現象是對香港社會的一個警號。

 

最後一首歌《日暮途遠》為專輯《生於斯》的總結,歌詞主角向著目標前進,經過任何挫折也不能停低,遇上的東西就當是人生經歷。填詞人小廣的歌詞,寓意香港人無論在社會的轉變當中,或是於政治的無力感,但仍然需要向前走各自的人生。或者坐以待斃是一種選擇,但正如歌詞結尾寫到:「前途尚有 幾個彎角景致說不定 恍惚裏清醒 過盡浮生的佈景……靜悄中共鳴 自得堅定 長空做證」,繼續堅持自己的立場,就算不知道最終結果,始終亦快快樂樂地嘗試過。

 

不知道當年長一輩聽《生於斯》的時候,會有什麼感受?不過就算有任何感受,都會不比年青人的感受更大。筆者很愛《生於斯》這張專輯,更愛當中的曲目鋪排。正如筆者早前說過,當你把每首歌曲串連一起來聽的時候,正正就是現今香港社會及年青人的想法。專輯的鋪排同時亦是年青人的經歷,由開頭的《生於斯》到《請勿靠近車門》,是一種現今尚有的香港情懷;再由《上車咒》到《少年宮》,主題深入討論政治形態改變及年青人的艱苦情況;但人生總有苦有樂,以《紅館夢》及《夜幕天星》,講理想講生活;然後再次跌入逝去的情懷當中,再從《日暮途遠》上路,豈不是近期港人的思路歷程。專輯的鋪排就是描述著港人的一次的失落,又一次的快樂,每次挫折當中亦會找到生活上的美妙,這麼說中心聲,難免令人討愛。

 

筆者曾說過「越多社會議題歌曲,香港狀況定必不好」,試想千禧年代的香港哪會有這麼多相關的歌曲,但是現在不少專輯主題亦是與社會及政治相關,證明香港人對現況感到不滿。踏入 10 年代,不同的組合形成,並且打著走非情歌路線的旗號出道,以「Supper Moment」、「Kolor」更為明顯,完全地涉及香港年輕人的心態,更於近年成為青年人的偶像樂隊;描寫社會的風氣,於 2012 年後更為旺盛,好像 2014 年出道的「新青年理髮廳」便是寫年輕人的困境及想法。或者這些歌曲對於以情歌主導的樂壇是好,但亦希望未來的非情歌,再不是寫港人的負面情緒,而是存在更多的褒揚。

 

上篇:生於斯,長於斯,迷失於斯:從 C AllStar《生於斯》看香港(上)

 

作者 FB 專頁:填詞人 / 樂評人 林望天 – Thunder Hui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