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23條:由Aaron Swartz談起|文青信箱

20160108 aaron swartz

 

編按:Aaron Swartz 是美國軟件工程師及網絡運動家,提倡網絡知識共享,於 2011 年由學術期刊系統 JSTOR 下載逾 400 萬篇文章,被美國當局控以電腦詐騙、非法盜取電腦資料等罪名,最終於 2013 年自殺身亡。

 

網絡廿三條又再審議,假若通過的話對千萬網民的影響已經可以從網上不同的懶人包得知,然而社會上不使用網絡的市民一樣馬照跑、舞照跳,一如九七回歸一樣,更大的政治變動都不會影響快活谷和沙田馬場內快樂的馬迷。

 

2013 年 1 月 11 日是 Aaron Swartz 離開世界的日子,他對網絡資源的影響至今天依然相當重要,而在香港這個高度互聯網化的社會,公眾對他的認識仍相當不足。而對他離世的消息亦如早前美國加息的消息一樣被市場消化得一乾二淨。

 

Aaron Swartz 提倡對網絡的改革有兩項重點值得公眾注意及討論,第一,對版權物品使用權的開放。「創意共用」(Creative Commons)提供多種可供選擇的授權形式,當中版權持有人開放部分版權讓非商業用的使用者進行教學及藝術創作等,而不須再向版權持有人再申請。

 

在外國,Cosplay、二次創作是主流文化的一部分,有限度開放版權可以促進創作、藝術及創意產業的發展。Reddit 及 4Chan 等外國大型的討論區通通受惠於這類的網絡創作,網絡廿三條的立法只會令香港創作自由受制肘。

 

反觀矢志發展高科技的香港政府明顯對版權修訂缺乏全面的理解,只見其缺點,不見其優點。對低科技的發展卻大力支持,高科技的建設又不停反覆研究諮詢。舉個例子讓大家思考一下,據網絡媒體「UNWIRE」的報導,「星之子」陳易希設計的手機程式可以控制 LED 燈的顏色,令到聖誕樹的顏色改變,這科技政府有需要大力發展及推動嗎?這留待各位判斷。

 

其次,Aaron Swartz 提倡共享網絡上的知識資源,譬如學術論文、政府法庭的文件等。這些知識在理論上屬於全人類,但是卻要以「購買」的方式獲得。在香港,大學生可以利用學校圖書館去到各論文庫得到想要的資料,因為你的學費中有一部份已由學校轉到論文商手上,但公眾想如欲查閱可能要付上七八十元美金的代價。知識等於金錢,但因為你沒有金錢,連一篇研究成果都買不到。

 

透過知識共享,人類得以進步,在外國有人透過 Aaron Swartz 所分享的學術論文研發出測試早期胰臟癌的方法。這些對互聯網使用的改革,在香港連討論還未開始的時候,網絡廿三條就一個大浪將互聯網的創意、革新捲到海底。

 

Aaron Swartz 最後因為抵受不住政府控告的壓力及騷擾而自殺,但他啟發了不少人去完成他的理想。有興趣了解 Aaron Swartz 更多,可以觀看《The Internet’s Own Boy: The Story of Aaron Swartz》這部記錄片。

 

文青信箱 FB 專頁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