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了 2015,卻告別不了陰霾|困困

20160105 告別2015

 

告別了 2014 年後的 2015 年,世界沒有變得更好。事物兩極化地拉扯著,敏感的無止境地疼痛著,冷漠的只管麻木下去,愚昧的興奮地扮演著可笑的角色,獻媚的狂妄像頭野獸瘋狂地挑釁著人們:激動的、氣憤的,還有逃之夭夭的,還不是困在城市的牢籠中。

 

我說,城市中荒謬的事情太多,你只管捂住耳朵說不喜歡政治,然後繼續忙碌地過著生活。大多數的人都自顧不暇而形形役役地生存著,牢籠和界線早已築起了,越來越窄了,那些原封不動的人不會察覺, 安逸地生活著,到牢籠小得連移動空間也沒有時,或許也只能發出沒有力量的聲音,當一群不懂得連虛張聲勢的奴隸。

 

或在更早以前,我們就認了奴隸的命 ; 不然,城市被地產商壟斷也不哼一聲,大學受政治的黑手影響亦不屑一顧,失去網絡自己竟會置之不理,連基本的言論自由被剝奪時更無人理會――我們終究是奴隸的賤命。

 

人命比貓狗更賤。貓狗比較惹人憐愛,撩起人們的捧在手心的同情,而人命的安危卻撩起了人的厭惡和恐懼,順手扔在一邊,眼不見為淨,又可以繼續安然生活著,久而久之,一切也安寧無比,又可以安穩地睡上一覺,縱然眼不見不代表不存在,但他們就樂意處於這種掩耳盗鈴的狀態中。

 

只是那些神經過敏而滿腔忿的人,在惶恐不安下透過面書把新聞、信念和想法分享,不為互相取暖,而是奢求那些冷漠而事不關己的人有一絲動容――當然,血淋淋的事實也無法觸動神經時,惶論幾百一千字能做到甚麼。那道用麻木砌成的牆,堅固無比,正支撐著那隻手遮天的權勢。

 

說了這麼一大段嘮騷,也許我只希望我這個在你身處在同一城市的人,若終有一天因網上的分享或創作被捕,或無緣無故被綁架失蹤而求救無援時,你會懂得憤怒,會知道自己和這城終將失去更多,而不是無情地嘲笑我活該,因為,在城市腐壞的過程中,至少我曾竭力阻止過。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