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能阻我們追夢嗎?|22n114e

20151227 停止追夢

 

那天跟多年沒見的朋友聚頭,不經覺又談及將來與現實。他不是商科出身,在外國讀大學的他明白我對金融與投資銀行的討厭;他不認同,但他明白。

 

最後他還是道出社會的殘酷:「這個遊戲你還是要玩呀,所以生存方法便是學會遊戲的規則。」我申辯道:「要玩這個遊戲,要生存的話,有多難?難道就考不進 back office 嗎?但我不喜歡這個遊戲。」他又說:「若然你不喜歡的話,是你以為自己放棄了這個遊戲而已。它還是繼續進行,世界還是繼續運行,是你被世界遺棄。」我賭氣的又補一句:「我知道,那又怎樣?」事實是,那一刻我已經無法為自己辯護,懊惱的也是因為被說穿了。

 

時代苦了我們,但我們就是時代

 

今天看到何韻詩的專欄,每次看她寫的文字都好像從世界的迷失裏清醒過來,也打了支強心針,讓自己有勇氣依著自己的意願走下去。這一期的專欄主題是「在這個真誠已不值一文的時代,你選擇相信甚麼?」。文中道出了現今社會種種荒誕,最深刻的是最後一段:

 

/「繼續推進,否則停止追夢。」人生就是不停的推進,一個山坡跨過後,還有另一個山坡,是無止境的地平線。不相信美,看不見善的人,面對這樣不斷的巨浪,根本看不出個究竟,到後來也許只能選擇放棄。要能不斷推進,首要是你必須看見那個更大的畫面,那個 Greater Cause。「自己」與「時代」,一脈相連:「時代」不好,「自己」不會好,「自己」不好,「時代」亦只能停滯。

 

人生的重點,也許不是我們能征服多少個山,而是,在我們又越過高山又越過谷後,會成為一個怎樣的人,能為自己和這地方,鍛鍊出多少的堅壯。/

 

也許山坡沒有很複雜,就只是價值觀的衝擊,也許就只是對真善美的堅持。在這個社會裏,價值觀每分每秒也被挑戰,日復日,月復月,許多人也選擇放棄,選擇追隨社會的步伐。仍然選擇留下接受挑戰,甚至能戰勝的,是少數。大家會覺得這樣的少數又怎能改變這個社會,推翻一切荒誕?沒錯,可是當你將目光向後一推,看得到的除了是自己的存亡外,還看到這個時代,這個世界。

 

一邊我們慨嘆,說這個時代比以往差,說這個時代如何苦了我們。另一邊廂,我們又有沒有想過時代的不濟從何而來?我們根本就是建設這個時代的一部分啊。若然,堅持不單是為了自己的死活,而是為了時代的存亡,你的選擇會依舊嗎?

 

一個人的力量有限,可是著眼點在於因著你的決定,你的堅持,你成為了一個怎樣的人?而因著你的改變和成長,社會又有著怎樣的不同?當人不只是一個個體,而是時代的其中一個齒輪,一個人的前進已默默的為這個時代帶來巨大的改變。

 

我沒有放棄這個遊戲,更沒有放棄這個社會。反之,作為遊戲的一部分,我在一步一步改變遊戲的法則,影響它的進行。

 

宇宙到頭來是一場空,所以?

 

又有一位朋友近日問了一個問題:「究竟宇宙是 mass 還是 void?若然是 mass 的話,我們會研究這個 mass 裏的零件如何運作,即星體和人類。那宇宙的本體又是什麼?若然是 void,那宇宙就是背景,是另一種感覺。」我沒有頭緒,但直覺告訴我是 void,宇宙到頭來是 emptiness,是一場空。

 

若然如此,那一切重要嗎?若然到頭來,一切是一場空,何必要介懷?同一道理,也許你會問:那又何必執著於所謂的價值觀?我會說:若然一切最後歸零,我寧願這輩子依著自己的良心,成為更好的人,著眼於成長非得益。反正,就只有這麼一輩子。

 

延伸閱讀

何韻詩:在這個真誠已不值一文的時代,你選擇相信甚麼?|蘋果日報

 

文章原載於作者網站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