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時讀書會《金鎖記》|逢時書室

20151226 金鎖記

 

「三十年是怎樣的一個歲月,我嫁入來姜家,恐怕不止一個三十年吧……」女聲響起,一頓:「我是曹七巧,家裡是開麻油店的,嫁入姜家之前,我就在那小小的麻油店賣麻油……」

 

語畢,悠揚的音樂唱著:「那一段被遺忘的時光 漸漸地回昇出我心坎」(蔡琴《被遺忘的時光》)

 

自稱曹七巧的女孩,藏匿於白布簾之後,用她努力裝出來的沙啞聲音,扮演一個滄海桑田的女人,憶述她的往事。

 

12274460_961226600600685_5890788182252458782_n
《金鎖記--命運是金,也是鎖》聽七巧講她的一生;聽修彣唱她的一生。

 

--嫁入姜家之後,或者我早已經沒有愛情了。

 

--丈夫?患著什麼軟骨症,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整個人就像發霉的豬肉。

 

--我日以繼夜地照顧他們家的二兒子,我也就問心無愧了,可是有誰感謝過我,對我好過?

 

音樂又起:「到底要笑得多虛偽 才能融入這世界」(蔡雅健《被馴服的象》)

 

白布簾後的身影,時而俟前,時而仰後。白布因燈光泛黃,話裡滄桑中有剛毅。這是七巧的一生,張愛玲《金鎖記》筆下的曹七巧。

 

12295333_962240647165947_7563658688148387390_n
「美好事情不必多。金鎖記來了,看著全場滿座,專心傾聽曹七巧的故事,我們還有甚麼好可惜呢。」

 

或許你早知道這故事,或許你不知。有人說,張愛玲筆下的都是悲劇。可是我讀著讀著,覺得也許結局是唏噓的,但如若一切能夠重來,七巧在各種抉擇前還是會選她舊的路啊……

 

於是,我斗膽去改《金鎖記》表述,用七巧的第一身自說她的經歷,呈現各個時刻裡曾經出現的選項--

 

嫁入姜家嗎?不嫁嗎?

追求自己的愛情嗎?不追求嗎?

姜家的人該信嗎?不該信嗎?

 

在每個選擇前,七巧彷彿有充分的自主,但如果人生是過往經歷的疊積,人的視界在自主選擇前也無可避免地受自身經歷所蒙蔽。所謂選項,難道不是後來者的侃侃而談嗎?

 

因此我希望相信,張愛玲並非刻意要寫一場悲劇,而是單單描述一種事態的發展(或者叫作命運),本身已經充滿悲劇氣息。

 

逢時非要爭辯文學的賞析角度,我也不過是個讀者,讀《金鎖記》有些感悟,想跟大家分享而已。逢時是我美麗的分享平台,裝載許多我的浮思。這我所以名為「逢時讀書會」,它的本質是一間書店(或者是各個逢時人兒個體的集合意識)的分享而已。

 

啥?你說是音樂會?

 

不不不,那我下次去掉音樂,換上食物,搞一個讀書大食會;或者換上一個遊戲,變成讀書遊樂會。分享而已,不擇手段可矣,只想探索閱讀的可能性。

 

我曾想,將張學明的《中西神話》改做布偶劇;將愛倫坡的《陷阱與鐘擺》呈現為鬼屋;或者據保健養生書籍中的食譜都找來,煲一煲靚湯,擺一頓養生宴,由逢時人兒操刀(希望不會變成鴻門宴)。

 

閱讀帶我看未知的世界,我也希望將書帶進一場場的意外之中。

 

-----

 

你好我係宣傳:

 

如果你錯過了《金鎖記》,我們會捲土重來的;其實我們還有一場《東方快車謀殺案》也會再來。

 

如果你有希望還原、呈現的故事,請來找我商量商量。

 

如果你覺得我已經執咗笠,咁你等等,我會番嚟。

 

文:梓明

 

逢時書室 FB 專頁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