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夜凌晨,我對 49 位長者說了對不起……|曾醒祥

20151224 49位長者

 

撰文:曾醒祥(街頭社工.社工復興運動)

 

這夜凌晨,我對 49 位長者說了對不起……

 

放工途中,一直 loop 著 Fb 有關全民退保的訊息:看到退保方案即將落空,看到有人誤解全民退保是向打工仔向年青人「打劫」,看到有人說「窮是自己攞嚟」,看到有人說「自己父母自己養」。 回家再看新聞,看見林鄭嘴臉,更加不是味意。 這個政府為求目的,不知恥地說自己公義,以一句「不認真」就總結做了幾十年專門研究的學者成就,更刻意擺長者與年青人對立鬥爭。

 

社會扭曲至此,滿腔燥動,怎能安枕?我鬱結得不能動彈,唯有選擇跑步。

 

我沿著大坑東來回跑了整條長沙灣道,然後又來回跑了整條荔枝角道。已是凌晨時份,人少車也少,卻給我一邊跑一邊遇見不同的長者;不知哪來的衝動,我對著每一個迎面而來的長者們大聲說了一句「對不起」。長者之中有摺疊紙皮的、有在翻垃圾埇的、有瑟縮街頭露宿的、有坐在街角發呆的……

 

我沒有停下來解釋道歉什麼,大概他/她們都以為我是一個傻佬;可我卻是由衷地覺得囤積八千億儲備的社會(連外匯儲備及投資其實有二萬億),寧起各項大白象工程而沒有營造老有所依的生活環境,是我們責無旁貸地愧對長者。

 

沿途,我一直數算著有幾多長者捨棄高牀暖枕而流連街頭(其實是捨棄,還是逼於無奈?):是 49 個。

 

接近兩小時的 15 公里跑,平均每 7-8 分鐘便遇見 3 個長者或在勞動或在露宿。 要注意的是,我已是跑大街大巷,而沒有走入北河街、 南昌街、 甚至通州街等細街或窄巷……不知這 49 個深夜穿梭街頭的長者,是林鄭口中有經濟需要還是沒有經濟需要的一群?不知他/她們的儲備有沒有 8 萬元呢?

 

兩個念念不忘的長者故事

 

做「平等分享」3 年多,接觸過許多長者,聆聽過不少生活故事;最叫我念念不忘耿耿於懷的是兩個最早期相遇的長者:維他奶婆婆和 90 歲的清潔婆婆。

 

維他奶婆婆七十多歲,遇上她是在一個只有 8 度的晚上,當時街頭澟澟寒風,婆婆卻獨自在大街大巷的紙皮上睡著了。 細問之下,婆婆不但未吃晚飯,甚至全日只吃一個麵包充飢,我還清楚記得她那雙手猶如浸在冰水的感覺。 回想起來,這幾年都遇過不少經歷過戰後或走難的長者有不到最後不用這塊錢的習慣,所以往往三餐堆作一餐吃;如此看來,一餐都生存到,林鄭又會覺得他/她們沒有經濟需要了。

 

維他奶婆婆家住黃大仙,卻每天行路出深水埗執紙皮維生;你說車費及時間都抵銷了,她卻說深水埗較多紙皮,而且回收價比黃大仙多一毫子一公斤。這個年頭,當政府計較著老人家的積蓄資產,老人家也只好斤斤計較如何可以賺多一毫子。婆婆有屋,也與兒子同住;要作資產審查,恐怕政府所提方案已排除了她,但磚頭可以當麵包充飢嗎?

 

維他奶

 

另一個 90 歲的清潔婆婆,是我遇過最年老的清潔工;我聽到時也以為自己聽錯,但原來外判世界就是再年長也可以。 儘管清潔婆婆尚算健康,但畢竟是老態龍鐘,您大可聯想她推著載滿垃圾的手推車在街道穿梭是何等吃力。

 

那一刻,甚至現在,我也搞不清我應該為清潔婆婆感到慶幸,還是悲哀?慶幸是,婆婆的確是有經濟困難才需要 90 歲之齡仍繼續工作,她有穩定收入總好過倚靠拾荒維生,至少可以維持基本生活;然而,90 歲的長者卻無法安享晚年,仍然要以勞力換取生存,能不叫我們悲哀及羞恥?

 

可惜城裡人未必覺得這有什麼問題,更會歌頌 90 歲仍然工作是自力更生的體現,是不屈不撓的獅子山精神,甚至會用這些被扭曲的勵志故事來打壓各種原因無法工作的人全部是攤大手板等人養,是蠶食社會資源的大食懶。

 

無人可取代政府角色

 

「平等分享」經驗讓我看見真實的香港固然重要,但更重要是讓我認清事實,無論多有心多勤力每天進行「平等分享」,都不能扭轉基層長者貧苦現況……任何一個或一大班有心人,都不能取代政府透過制度讓長者老有所靠,有尊嚴地安享晚年;政府一日不把全民退保視為己任,一日繼續偏袒財團富商,老無所依的生活只會永遠存在。

 

道歉太廉價,仍有餘力,倒不如全力爭取全民退保;與其懺悔,不如行動。

 

文章原載於社福街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