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冬白濛濛|戴毅龍

翻看這幾年秋冬的野外照片,總只見到白濛濛的天地,即使是彩色的照片,也像黑白照一樣,令我想起了一些事。

 

童年時住在屈地街,那時當然不會知道屈地是煤氣公司經理的譯名,無邊自編,還以為是所住之處,四面環大廈,不見天日,是被屈在中間之地的意思。

 

那時香港工業還很發達,西區有很多工廠大廈,社會科課本會說到酸雨,工業污染等問題。印象中,香港大部份時間,都不會見到藍天白雲,去到觀塘一帶,會嗅到一陣酸味,滿地盡是污水,大廈冒著白煙。

 

唯一例外的是每年的秋冬,強烈的西北風會吹走烟霞,令我偶然也會見到純藍的天空--是一片白雲也沒有那種澄明的藍天。

 

那時羅湖橋以北,的確沒有多少汽車;更加沒有多少工廠,1981 過羅湖橋之後,見到的是挑夫和牛車。估計那時深圳的天空,在夏天吹東南季候風時,也應該是被香港污染了。那不顧一切的發展,以前由香港的一個點,變成現在中國大陸的一大片。

 

幾年前在深圳工作時,有外省工人跟我說過,以前家裏窮,但窮得山青水秀,現在家裏還是窮,不過窮得污煙瘴氣。

 

什麼時候,這種死結會有改變?我在台灣東部,見過一家工廠對面可以養蝴蝶的水泥廠。水泥廠,不管在以前的香港,或是現在的大陸,都是同污染的工業;同樣是華人社會,差別可以很大很大,遲些再放照片上來和大家談談。

 

 

戴毅龍《八樓照相館》專欄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