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症科小記:刻不容緩|偽文少女醫科札記

20151219 急症科小記:刻不容緩

 

先前提到,在骨科渡過的兩個月是個頗為空閒的檔期,內裡其實還包含了急症科的課堂,但兩個專科合起來,仍然有為數不少的假期,算是慰勞一下我們這些只有兩星期暑假的傢伙吧。

 

急症科除了一般的講課、導修課與工作坊,還有實地考察的環節,讓我們近距離觀察急症室的日務。

 

「同學們,先帶你們到處參觀一下,跟我來吧!」年輕的急症科醫生邊走邊說。

 

我們由救護車停泊處出發,一起踏進急症室的入口起點,這裡分別有警員和消防員的駐守站,前方是座無虛席的候診區,走過由護士衡量緩急輕重的分流站後,我們便進入了電視劇的熟悉場景。

 

遠鏡掃過了幾道開開合合的布簾,近鏡對焦在進進出出的醫護人員,沿路是一個個彼此分隔的診症格,轉角是救急扶危的搶救室,門診部則負責處理非緊急類別的病人。醫生繼續充當導遊,為我們逐一介紹急症室的設施,包括專門安置精神科病人的房間,還有特別應對傳染病、化學品或輻射物的各個獨立區域。最後繞過 X 光部、電腦掃描部、小手術室、觀察區等等,我們又回到了最初的起點,剛好巡視了一圈。

 

急症室堪稱醫院的最前線,也常常被戲謔為病房的分流區,但這樣亦代表你會在此遇到任何種類的病人。不像婦產科只針對女性,也不像兒科只負責某個年齡層,急症科醫生除了要「內外兼備」,還要應付如止鼻血、托牙骹、拔魚骨等雜務,每天都有未知的病人前來,每天都有新的故事上演。

 

「我們現在一起去看看病人,你們也可以試試問症呀!」醫生拿起幾個資料夾,把我們帶到其中一個診症格。

 

他迅速地示範了一遍後,我們一組人也要輪流跟病人問症,在幾分鐘的限時內,我們都問得七零八落,但訓練有素的醫生只需短短數句,就已經鎖定範圍,把其他有可能的鑑別診斷一一排除。

 

這裡事事講求效率,面對危殆的傷者,你當然要刻不容緩,面對源源不絕的病人,你亦要速戰速決,因為公立醫院的急症室跟主題公園的機動遊戲一樣受歡迎,等候時間往往以小時計,候診區早已坐滿輪候多時的病人,工作稍為慢一點,無數的「阿燥」恐怕會空群而出吧!

 

離開位於地鐵路線圖右下角的醫院,我與幾個同學在課後匆匆吃過晚飯,就趕路前往遙遠的左上方醫院,這是我們逢星期五晚的課外活動——急症室 Attachment。

 

不少同班同學都曾特意找到來這兒學習,所以我們也聽聞過不少傳說,例如密碼鎖的數字組合,又例如醫生的聰明睿智。來了好幾回,果然給我們遇到那位名字中有個「強」字的隱世高人,還碰上了幾位妙語連珠的草根醫生!

 

急症室的瑣碎故事多的是,他們的經典語錄才最教人念念不忘。

 

「這麼晚了妳們還來這裡學習?快快找個男友約會一下吧,我有很多同班同學到了這個年紀仍然單身,妳們到時才來後悔就太遲了!」醫生一開口就跟我們說出這番溫馨提示,看來他比我們還焦急呢,刻不容緩呀師兄!

 

「你們到現在仍會記得克氏循環(Krebs Cycle)的轉化過程嗎?東西做得多才會入腦,沒用的事情還記來幹麼?」我們聽完後笑個不停,一年級那時背誦過的生物化學科,現在真是丁點也想不起來!

 

「內外全科醫學士也只是一個學位而已,就和文學士、理學士一樣,人家也不一定要做回有關本科的工作,誰說你們將來一定要當醫生?」一記當頭棒喝,我們如夢初醒。

 

「從前在醫學院,我們要一步一步跟從食譜去做,如何準備食材,怎樣慢火烹調,少一個步驟都要捱罵。出來工作後,其實很多時候都只需要開罐頭,哪有這麼多煎、炒、煮、炸的機會?」這個比喻,我還是頭一次聽,沒有一定的歷練也說不出這番話來。

 

「這五年來,你們在池邊練習好泳姿了吧?對不起,畢業後你們將會被放逐到大海裡自生自滅,自求多福吧,呵呵!」我們連畢業試的關卡也未通過,不要這樣恐嚇我們吧。

 

從前常常嚷著要轉系,一晃就來到了大五,現在都回不了頭了,幸好自己也找到讀醫的意義。飽歷滄桑的急診醫生跟我們道出了不少事實,這些都是醫學院沒有告訴我們的事,雖然聽起來並不勵志,但要是大家仍然選擇堅持下去,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也證明了我們立志行醫的決心吧。

 

偽文少女醫科札記 FB 專頁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