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逢時書室

20151126 再見

 

與逢時相遇,最初是因為愛書。近乎偏執地相信書本的價值,深信看書是一場鍛煉和修行:因為投入於一個又一個故事當中,對於故事中你和我不同的際遇和決定,產生了理解和體諒。在虛構故事獲得的同理心與現實接軌,世界可能就會多一點美好。

 

那時友人問我有沒有興趣經營書店,一開始我以為她在說笑,回她一句:「好啊,怕你?」後來才漸漸意識到,這不單純是個玩笑。也不是沒有猶疑,因為知道一切並不容易,是確定要把全部時間以至心力都押上去嗎?只是,作為一個視經營書店為人生夢想的廢青,我其實也找不到拒絕的理由。

 

於是,還是那一句。「好啊,怕你?」

 

看似微小但有趣的人和事,在逢時老是常出現。遇過一個女生,因為漂書不小心進了現在還是非法的民間電台當義工;也有人自揭同一篇投稿內兩個筆名原來都是由自己一手包辦的事實;還目擊過兩個理應朝夕相對的宿舍同房終於相認的惹笑場面。

 

遇上的更多是愛,例如那晚那雙不斷湧淚的眼睛,訴說命運是金也是鎖的殘酷和溫柔;持續把微小的資源包括筷子帶來這裡的逢時人兒;以及一場場彼此並不相知但真誠相待的夜話。有一個下午,我們還遇到了小思和李歐梵老師。大家面面相覷,直至小思老師走來和我們聊天,又主動說要跟我們拍照。莫名奇妙被一連拍了幾張照片,事後仍在遊魂狀態良久,可還是看出來小思老師想扶後輩一把的用意。

 

「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開一間這樣的書店,你們好好幹。」臨別時她如是說。

 

這些愛和鼓勵讓人眼眶發熱,使得到了後來,令人放不下的,除了書之外,就多了關係。

 

※ ※ ※ ※ ※

 

「本來還想在這裡拍畢業照。」

 

知道只能營業至 11 月 30 日的消息後,逢時人兒說過來聊幾句,我以為是會同聲一哭,結果都沒有。他只是緩緩吐出這句話,然後苦笑。

 

是在他走後,當店內空無一人的時候,放任悲傷的歌曲在空氣中迴蕩,虛空的感覺來襲,終於逼出一滴滴眼淚。然後想起了逢時人兒說過,想令香港成為一個讓人發夢的地方。

 

一切恍如昨天。可是,在跟他說了有一天我們會飛後,我實在不忍或無法道出,關於飛翔過後可能會墜落的結果。

 

※ ※ ※ ※ ※

 

沉澱過後,有天起了個早,想睡回籠覺卻又輾轉反側,開始回想這一段日子。記得跟友人訴說後,她說我沒她想像中灑脫。我靜默幾秒後回她,在聽到消息的前一個晚上,我還湊巧重閱過去幾月的投稿呢,然後,就看到了情感的累積。

 

有愛原來就難瀟灑,但到頭來,最想做的就只是感謝,謝謝曾幫助逢時的所有人和事,也謝謝這一節的一切相遇,例如喜歡地毯的貂、努力付出的逢時人兒、見證星星換上日出的那天,還願懂下台的美麗,鞠躬了就退位,起碼得到敬禮。誰又妄想一曲一世呢,可是當看到有逢時人兒說,我們要做一輩子的朋友喔,還是有點感動。

 

謝謝生命,讓我感受到一顆心在耕種下逐漸柔軟的過程。

 

為世界美好多一點,原來真的要付出所有。前路從來是迷霧,但不管將來怎樣,至少,有一天我們飛過。

 

再見,希望有一天我們會再見。我還沒有忘掉想要進行一場微小顛覆的願望,因此,就讓我近乎偏執地相信相逢的可能性吧。

 

畢竟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啊。

 

※ ※ ※ ※ ※

 

你好,我是逢時的嘉瑩,謝謝你們看到最後,再見,我們會再見的。

 

(圖片說明:貂和牠的人類朋友在看完中國對香港那場球賽後路經逢時,與逢時的兔妹妹和人類玩得不亦樂乎。)

 

photo_2015-11-26_21-22-11

 

當逢時告別書室|逢時書室

 

逢時書室

地址:香港中文大學善衡書院陳震夏館

電話:5218 8044

逢時書室 FB 專頁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