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是香港的政治預言?| 船頭尺

20151125 香港的政治預言

 

有幸參加電影《十年》的一場特別放映會,欣賞過這部由五套短片集合而成的作品後,再和各位導演交流一番。台下有觀眾表示不喜歡這齣電影太政治化,其中一位導演的回應頗為發人深省。大致的意思是:論政治化,怎樣也不及過去的香港電影,為顧及市場反應,刻意將現實世界中無處不在的政治元素從電影中剔除,這根本是相當政治化的決定和做法。

 

另一位導演在座談會後和筆者談了很久。最有趣是一起研究這五部短片的排列次序。現在的次序是《浮瓜》、《冬蟬》、《方言》、《自焚者》及《本地蛋》。五齣作品都是以十年後的香港為時代背景。《浮瓜》講的是中共自導自演一場暗殺,藉機立法全面剝奪港人的政治及言論自由。《自焚者》講的是香港政治環境發展到有人為爭取港獨而絕食至死的地步,引發一宗自焚的悲劇,沒有明言會抗爭升級,但盡在不言中。二者皆可理解為香港政治生態大變的因。若強調因果關係的時間性,最好安排在整套短片合集的前半部播映。

 

《方言》和《本地蛋》講的是香港被中共赤化後的境況,可謂港人治港徹底失守後的果,理應置於《十年》的後半部,展現末世景象。至於《冬蟬》,大有文學意境,不受時空限制,籠罩著語焉不詳的詩意和沈鬱,應安插在哪一個部分,筆者倒沒有特別意見。

 

想不到的是,那位導演也有過類似構思。整個製作團隊最後拍板,揀選了現時的先後次序,著重的當然是另一些因素。筆者猜想是避免出現頭重腳輕的情況。畢竟《浮瓜》和《自焚者》的結構最為完整與嚴謹,內容寫實而沈重(《浮瓜》雖有黑色幽默成分,但是用來烘襯世界有多荒謬和不可理喻) ;相反,《方言》及《本地蛋》並沒有用力的控訴,而是輕巧地諷刺和詰問居多。一同排在最後,觀眾很容易形成一種前後斷成兩截的感覺,缺少了情緒高低起伏的混雜和迂迴,不會視《十年》為一個有機的整體。

 

資深影評人家明之前在明報寫了篇文章:「後雨傘《十年》想像」,作家郭梓祺寫的是《瞬間看十年》,《冬蟬》的黃飛鵬導演亦執筆為文,名為:「我喜歡《十年》 用為時未晚收結」。這些文章都有助讀者了解《十年》這齣在香港難得一見的電影。筆者在此特別向關心香港政治的朋友推介它,尤其是《自焚者》,取材大膽,挑戰言論自由的禁忌,卻能有效消化、整合複雜多變的各派觀點和立場,用富感染力的電影語言,把波譎雲詭的政治舞台百態,深入淺出地呈現出來。不論支持港獨否,都值得購票觀賞,從中獲得刺激,拉闊政治思考的想象和空間。

 

 

後雨傘《十年》想像|家明

瞬間看十年|郭梓祺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