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日前夕感言:民間有力量才是王道|戴毅龍

西環山道播放足球賽 photo by 戴毅龍
西環山道播放足球賽 photo by 戴毅龍

 

編按:作者戴毅龍為網上群組西環變幻時版主,文章原為群組的版主通訊,稍作修整,在此刊出。


最近聽到不少巷議,有兩種意見,特別刺耳,有感而發,寫下這篇感言,在區議會選舉前,跟西柚交流。

 

第一種聲音是「不管什麼議員都是政棍一條,投條鐵好過」,另一種是「與其含淚,不如白票」。這兩種講法來自兩群不同取態的人,但其背後理念一致,簡而言之,就是信任賢人政治,希望選舉制度能為市民帶來完美的領袖,當領袖和他們的期望有差別時,簡單地一句垃x圾議員無個好就講完了,在這中間不需要有灰色地帶,不需要理解區議會和選舉遊戲的規則,所以黑白分明,心安理得,很易被大眾受落。

 

這兩種講法,實質作用是鼓吹支持民主的人不投票,這樣對家必勝,然後建制就可以繼續動用資源,全力令你越來越難翻身。

 

而且,如果你認為民主 = 投票,那不妨想想如何多做一點。

 

打鼓嶺坪輋保衛家園聯盟 photo by 戴毅龍
打鼓嶺坪輋保衛家園聯盟 photo by 戴毅龍

 

區議員不應只是保姆

 

從七十年代的街坊領袖羅就的訪問(注一)中讀到,香港曾經出現過很有動員力的居民組織,街坊在組織磨練,其中一些慢慢地變成地區領袖;這些組織在區議員設立辦事處之後慢慢鬆散了,因為事事有區議員代勞,區議員漸漸地變成了街坊的代言人,坊眾的議政能力和行動力反而減弱了。

 

或許這是代議政制必然的惡吧!然而經過這幾十年的弱化,很多街坊自己也認了這個命,對區議員的要求就是做服務,如通渠,滅鼠,執狗屎等等,本來 1823 投訴熱線就是人人都可以撥的號碼,現在還有 Apps;成立法團或互委會等工作,雖然有較複雜的行政程序,但也是街坊,尤其是年青一代街坊可以處理的事;但這些都成為了區議員的地區主要服務,有資源的建制派,更可以做到全方位照顧,例如老爸所住的那楝舊樓,數年前要跟房協申請撥款進行維修,法團找了建制大黨的議員協助,對方的助理由申請表格到遞表時間,填寫資料等,都有專人跟進,從此之後,老爸那楝大廈的法團,就是民建聯的人了。

 

即使是傳統泛民,為了和建制爭票,在這方面的做法和建制派並無太大分別,慢慢地,我們的區議員,已成為社區保姆的代名詞,但這真是我們想要的嗎?

 

美孚家‧政 photo by 戴毅龍
美孚家‧政 photo by 戴毅龍

 

區議員應該是社區帶領者

 

區議會雖然沒有實權,但有資源,這些資源會變成社區硬件和活動,如果民主派今次在區議會未能得到多數議席,在未來四年區議會的工程撥款,大概仍然只會投放在三十萬的不能避雨亭一類的垃圾工程上;區議會的活動撥款還是會用來搞大花筒嘉年華會。

 

但即使如此,每一個我們支持的民主派議員,如果願意投放精神時間,進行社區教育和組織工作,提供一些促進街坊互相認識的活動,又或者由最低度的培養一批社區大使,讓他們懂得在社區發現問題,然後到政府部門投訴開始,逐步發展社區組織,應該環是有可為的。

 

我這樣說並不是指現有的議員都是爛橙,不如不揀,這裏所說的由區議員帶頭協助居民組織和充權的模式,是一個願景,而這個願景,只有民主派的議員才有意願做。

 

東北居民組織向發展局陳茂波要求徹回發展計劃 photo by 戴毅龍
東北居民組織向發展局陳茂波要求徹回發展計劃 photo by 戴毅龍

 

對民主派的議員來說,唯有透過這種在地的地區組織和教育,才能得到堅實的支持者,在推動一些有爭議的政策時,才不會怕民意飄忽不定,流失選票。

 

相反,在社區照顧的角度上,建制派的無限資源和工作手法,基本上是無敵的!而且街坊越弱勢,對服務越依賴,對他們坐穩議員席位越有利啊!

 

只有更多的居民能落實參與社區事務,並從中磨練議政的知識和行動能力,民主才會成為具體的生活一部份,亦只有街坊真正磨練出領袖來,「民間主導,由下而上」的社區發展,才會有街坊真實的參與,不致成為一句空白的美麗口號。

 

城西關注組 盂蘭節鬼故團 photo by 戴毅龍
城西關注組 盂蘭節鬼故團 photo by 戴毅龍

 

社區發展的條件

 

雖然香港的居民運動已沉寂多年,但靜極思動,我見到已有越來越多民間自發的社區力量湧現;在新舊媒體交差帶動之下,本週二由西環街坊第三次發起的街頭播波(其實是重奪公共空間啊!),一呼百應,全港開花;市區的組織如城西關注組、大埔社區學堂、美孚家‧政、維修香港等,鄉郊的組織如打鼓嶺坪輋保衛家園聯盟、馬寶寶社區農場、古洞居民關注組等,都已在進行具體的地區教育組織工作了;地區媒體,地區網上群組等已日漸壯大,這些新力量已經慢慢地建立了新一輪社區居民運動的條件,不管週日結果如何,我也期望越來越多的街坊可以站起來。

 

我們要重奪的,並不只是區議會,還要建立社區的民間的力量,民間沒有力量,區議員再賢能也難有作為。而我期望新一屆有志推動民主運動的區議員,可以還原基本步,成為社區組織的助力,由地區開始,真正地開始走由下而上的民主路。

 

最後,本人懇請讀者,在週日,帶著家人和朋友,投下民主一票。同時,即使今次區選的結果哀鴻遍野,大家仍然不要灰心,由身邊開始,自己社區自己救,民間力量的積累,不可能一 take 搞定,唯有堅毅不拔,方能期待成功之日。

 

社區飄書活動 photo by 戴毅龍
社區飄書活動 photo by 戴毅龍

 

(注一)羅就訪談:代議政制攆走居民運動|端傳媒

 

相關文章

淡泊地革命,壯烈地耕耘:寫在《我的爸爸參選了》之後|朝雲

我是文青,我參選:西營盤張啟昕|竹子

對撼 Treegun 唔叫勇,我只係補償!漁灣區徐子見|小麗

區選的意義:重建政治參與的橋樑|林培元

原來政治係咁黑暗:助選團成員變成非禮犯的自白|特約轉載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