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政治係咁黑暗:助選團成員變成非禮犯的自白|特約轉載

20151121 合併圖

 

沒錯,我現在是一個被掛上「非禮」罪名的罪人。二十出頭的我在大庭廣眾下,被一個外貌似五十歲、完全「大媽」打扮的女人指我「非禮」她。在你們的眼中,我就是個猥瑣、淫賤、重口味、死變態、咸濕的「痴漢」。

 

但我想說,我真的沒有做過。

 

事緣是,由朝六做到晚十二,當做完最後一項工作,我打算拍照與友人分享我的喜悅。由這一刻起,我這一生就變了一個「非禮犯」,世界由這一分鐘開始就已經容不下我的存在。

 

這個「大媽」,據聞是另一位候選人的母親,在我拍下完成工作的相片後。突然衝到我的手機前,擺出一個勝利的表情,並指令我為她拍照。我既抱著打算「盡快收工」的心態,又抱著「影完當證據」的想法,就草草為了她留下這張「倩影」。我並按她指示,把相片給她看。

 

忽然,「大媽」在街上大叫「你唔好走,我報警」,並說「你侵犯我的私隱」。突如其來的事件,令我不知所措,我唯有希望盡快逃離現場。她一面著令她另一個「大媽」用身體阻擋我的前進路線,一方面用她的電話報警。

 

我一面在沒有任何身體接觸下,「大媽」們一面說「不知你有甚麼企圖」、「X 黨大晒呀?」、「我驚你非禮我,你 X 黨最興嫁啦」、「你咁鍾意撩是鬥非」、「我跟到你上寫字樓都跟」。

 

在一輪的苦纏,警察仍然未到。「大媽」一直向電話指我未得到她的「同意」而拍照,進而向警方一直說「我比人非禮」。我嘗試停下來等待警察的來臨,但「大媽」一直用身體向我逼進,我東閃西避,最後我只好附近的花槽,高高的站著,來迎接由你們鄙視的目光。時間好像停了下來,在你們鄙視的目光下,我卻覺得就算避至天涯海角,我也是天下間最賤的人。無論走或留,我都是一個「非禮」「大媽」的變態年輕人。

 

不知何時,警察終於出現。在警察面前,「大媽」們都步步進逼,我避至警察的身後,「大媽」們的大聲指罵亦沒有停止。你們繼續是用這種鄙視的目光看著我。

 

警察帶走了我,我多次向警察辯解,超詳細的描述、給警方多次查看我的手機。擾攘一個鐘後,警察著我「不要與她有任何眼神接觸」的情況下,我不知有甚麼後果下就離開了,並寫下這個過程。

 

我不知明天,整個大埔或香港如何看待我這個「非禮犯」。我只是學懂了政治原來這樣黑暗,不單單黑暗得如把別人的功績說成自己的功績、把自己街頭上演的公關秀變成「實事求是」、把「貪污」、「世襲」說成「清白」、「傳承」。原來,政治可以把「非禮」扣上一個根本沒有任何身體接觸、完全沒有做過的人身上,來毀掉一個年青人的清白一生、來毀掉一個政治對手。

 

這一課,我學懂了。可惜,可能真的太遲,因為明天我就無處容身了。

 

註:大埔 P12 新富選區,候選人分別有胡錦輝、郭永健、羅曉楓。

 

相關文章

淡泊地革命,壯烈地耕耘:寫在《我的爸爸參選了》之後|朝雲

我是文青,我參選:西營盤張啟昕|竹子

對撼 Treegun 唔叫勇,我只係補償!漁灣區徐子見|小麗

投票日前夕感言:民間有力量才是王道|戴毅龍

區選的意義:重建政治參與的橋樑|林培元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