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曾把他當男朋友|22n114e

20151118-只曾把他當男朋友

 

我喜歡黑夜。無論走到那個時區,睡眠時間都推到凌晨時分。黑夜,好像有特異功能,能夠驅趕所有無謂的聲音,那些城市裡的喧鬧,無謂的爭吵,煩厭的聲音都會消散。剩下的只有黑暗中的寧靜,只有自己,與自己的思緒。

 

這樣的寧靜時間過得比較快活,隨心的聽聽歌寫寫字,又或是將 to-do list 一項又一項刪掉。反正夜闌人靜時分不趕急,日出以前可以慢慢做。而且剩下自己一個,更能夠按著自己的速度,更專注,更有效率。

 

可是每天弄得四五點才睡,翌日總是翹課。周末可好,關掉鬧鐘無休止的睡。倘若起來了,心情不佳,倒頭又再睡,一直睡到黃昏的來臨,直到黑夜的來臨。然後循環再次開始。

 

一切很好,這個週末,再次將自己投進黑夜的懷抱。你,卻出現了。已經一年多了,明明已經將你丟到腦海深處,明明已經不會無故走到 Facebook 甚至 LinkedIn 搜尋你了,也不會喝醉了發一個無聊短訊了。為何,你又出現。這個夢實在太真實。

 

一直走來,二十餘歲的自己拍過好幾次拖,大都是中學年少無知的種種,渡過了美好的青春。到了大學時期,已經不想隨便找個有好感的男生走在一起,因為事情發展經過都是那樣,沒原因再浪費時間兒戲一輪。大二那年離開香港參加活動,竟然跟這樣一個風馬牛不相及的你走在一起,還記得大家都驚訝不已。

 

我一直認為這段關係從一開始就錯了,大家來自截然不同的世界,半年以來朝夕相見,大概是最快樂的日子,卻好像從沒了解過對方。我那個麻煩的腦裡,總是千絲萬縷,剪不斷,理還亂。我總是喜歡把事情複雜化,總是想多了,自己收藏了多少思緒不讓你知道,總認為你不會了解不會明瞭。過了半年,終於要面對 long distance 的殘酷現實,恰巧那時我們的關係最脆弱。第一次自己離開香港生活,卻沒有你的陪伴與支持,有多少次我以為自己根本沒有男朋友。

 

可是說成這樣也沒法將自己的錯合理化,畢竟,錯的是自己。那是無法彌補的錯,足以將關係徹底摧毀。那年二十歲,生日前兩天,我們分手了。那是最痛苦的 Skype call,還記得自己在羅馬尼亞一家快餐店,跟你最後通話。我哭得侍應都遞上紙巾,儘管言語不通,他還是問了一句 Are you okay。你卻在另一端說盡最侮辱的說話,說上一小時。最後,我們根本沒有結論,我還在乞討你了原諒,電話突然就頓斷線了。除了我酒醉後無謂的短訊,我們再沒有通話,你甚至把我 unfriend 了,聽聞交了新女朋友。

 

總是失去了,才發現關係的可貴。人總是犯賤。失去後,才發覺跟這個他回憶如此多。以往總是以為關係從一開始就錯了,大家未曾了解。沒錯,改變不了的是倉卒的開始,可是短視的自己卻忽略了雙方的苦心經營。怎麼就可以抹煞這半年你投放的心思與時間?

 

用了一年時間學會放下,學會原諒自己,今天才明白自己有多介懷。夢好短,我卻記得一清二楚。剛剛跟家人吃完晚飯,你突然出現了。那時候的我們很久沒有聯絡,你問我為何都不找你,我已經忍不住淚水,哭著說自己根本沒有勇氣再找你,怕自己再次把你惹怒了。然後語無倫次的我不斷哭,不斷道歉,想要你原諒。然後家人說要離開了,我抓著你的衣袖,留下最後一句對不起。你卻微笑了,將一串鎖匙遞給我,叫我放心跟家人回去,再跟你通電話。那一刻,夢裡的我笑了,因為我知道你已經原諒了我的一切,因為我們又再次走在一起。

 

那刻我驚醒,天色已暗,胸口是揮之不去的鬱悶。我想哭,翻騰的感覺甚至令人反胃,身體卻不合作,沒有淚水,也吐不到什麼。就只剩下黑暗中的自己,讓寧靜包圍這個原諒不到自己的自己。

 

失去才發現,心裡原來只曾把他當作男朋友。

 

原來,自己只把這段關係當作唯一一段關係。

 

原文載於作者個人網站

作者簡介:90 後,廢青一名。喜歡旅遊,咖啡,文字,音樂,電影,全為興趣無樣叻。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