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時候,她才不需要那張贖罪劵?|小島

20151113 贖罪券

 

昨天在九龍塘,識了一個二十多歲的少女叫 Amy,她有錢亦有愛心,Lester 是她的偶像。每星期六或日都有買糖及餅給附近公園執垃圾、執紙皮的婆婆,亦有參與各類愛心分享行動。

 

Amy 說,她每個星期都一定要這樣做,否則自己會好過意不去,甚至晚上瞓唔著。有時甚至要食安眠藥。

 

我問佢點解?

 

Amy 略帶尷尬,慢慢說每天的工作原來係……

 

「諗點樣拆毀其他公公婆婆的屋,收她們的地,諗諗點樣用盡地積比,點樣斬哂樹木,點樣賺取最大的利潤。But please don’t judge me.」

 

我再直接問,咁係咪即係地產商?

 

Amy終於不能否認。對,她是位地產商經理,Amy 說:「平時都不敢告知人自己真實做乜工,只係會話係做普通文員,you know……費事人地覺得我的職業好污糟。」

 

其實,一看就知 Amy 是家境富裕,外國留學回來那種,說話夾雜著 ummm、you know、well、sth like that 那種。

 

她去年也去過佔領區,也做過一些自己喜愛的工作,但覺得人工少,最後轉做地產商經理,5 萬以上一個月。由於有家底,亦曾於外國留學,因此 20 多歲已有 10 多個下屬。

 

她常被自己的良心責備,內心處於矛盾之中。

 

她收完屋、收完地回來,也會偷偷躲在洗手間哭到妝都溶,良心質問自己的工作究竟是否很邪惡。又或者,直接坐的士回家,以免被上司或下屬知道自己的軟弱。

 

她不想上司知道她企得不夠硬不夠狠,亦不想下屬知道自己的工作的很污糟。我聽完之後,提醒返佢其實這正正是她良心的一面,否則好似 689 咁,連少少良心都無的話,又何來內心掙扎呢?

 

面對工作上的需要,Amy 不得不去毀人家園,所以她又不斷同我我講:「我都係打份工姐,唔關我事架,係老闆叫我咁做架,唔好鬧我啊!我都唔想架!Please don’t judge me!」。所以,我覺得,星期六日她會去派食物比窮人,對她來說是作為一張贖罪劵的意義比較大,暗示給自己的良心:「你睇,我都有做好事架」。

 

以前我會覺得這些人是偽善。試問,她真的可以完全沒有丁點的責任嗎?但另一方面,香港的工作環境,誰又可以避免以上的故事呢?

 

現在我咁諗,對住豪宅區的朋友來說,買一張贖罪劵,至少代表佢仍有啲良心,內心過意不去,Amy 其實已經比很多以偽善換取威望與名聲的人好。而收到糖的公公婆婆仍可以滿心歡喜。

 

最後,我見著 Amy 帶有少少內疚感一步步行返屋企,我知道,她明天、後天仍然會拆人屋企,星期六日亦會派食物。但明白了黑暗的現實,或者將來一有天更能夠克服它。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