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一天我們會飛》--夢想規劃書|偽文少女醫科札記

20151107 哪一天我們會飛 2

 

(內含劇透,敬請留意。)

 

躺在校園的青草地上,抬頭看著紙飛機劃過藍天空,又一部有關校園青春的電影,但它又不只於此。

 

有人說,《哪一天我們會飛》是港版的《那些年》,雖然同樣以青春回憶作為主軸,但它並沒有刻意地煽情催淚,平實卻感人的愛情故事背後,淡淡投射出香港回歸前後的轉變,也深化了《狂舞派》的主題—夢想。

 

「為左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諷刺的是,這次黃導演回歸現實,道出一句「香港不是一個讓人做夢的地方」。

 

「手工王」彭盛華曾為學校開放日搭建出繽紛的玫瑰園,畢業後如願以償的當上設計師。看似圓了年少的夢,但為了配合內地市場,處處迎合顧客要求,連藝術品味也要因應降低,被逼創作出如此失去自我的作品,還是他當初的志向嗎?

 

余鳳芝年少時的願望是環遊世界,於是她理所當然地成為了導遊。後來在旅行社擔任文職工作,每天為客人安排行程,自己卻長期滯留在香港,上一次成團已是五年前了,熟悉行情的她為什麼鼓不起勇氣自己出走一次?

 

蘇博文一直在追逐著他的飛行夢,至死不渝。當年努力贏回來的水火箭獎盃,反覆試驗而製成的鳳芝號滑翔翼,遺物裡那堆物理筆記、機師眼罩與紙摺飛機……他沒有放棄過夢想,卻被殘酷的現實重重打擊,毋忘初衷的,難道就不配擁有好下場?

 

玫瑰園裡的人像剪紙,彷如我們每個人的夢想縮影,但香港又容得下多少個舞蹈家、足球員或大導演?

 

堅持追夢的,不一定成功,自以為達成了理想,也要向現實低頭,而更多的人,早就在升學的途上把夢想遺留在路邊了,大概這就是「我們的夢遺」的深層意義吧。

 

中學的時候,大家都說理科的出路比較闊,然後大學又變成了職業訓練所,選科不再忠於自己興趣,因為要考慮「市場需要」、「回報評估」,才能把夢想規劃書裡的 Part 2A、B 續寫下去。活在香港要談夢想,真的談何容易?

 

「畢業後大家都要成為一塊齒輪,真的那麼容易有夢想嗎?」

 

或許現今香港真的不是一個讓人做夢的地方,但我們捨不得離開這個家,唯有拼命去生存,在忙碌過活的同時保留一份初心,只要一息尚存,我們還是有實現夢想的可能。

 

莫失,莫忘。

 

相關文章:《哪一天我們會飛》:在成功之前不要放棄夢想?|文青信箱

 

偽文少女醫科札記 FB 專頁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