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逢時夜話(三)|逢時書室

20151109 愛上廢青的理由

 

這次夜話的題目是「愛上廢青的理由」。

 

「其實,怎樣才算是廢青?」

「廢青是想要努力做些事情的,只是欠缺確實方向。」

「廢青是不跟從主流生活方式的一群人。」

「而且他們備受社會否定,不被大眾理解。」

「離題是廢青的特徵嗎?」某恆常偏離主題的人士如是說。

 

於是,幾個人七嘴八舌地討論一個沒有確切定義的詞彙。

 

「廢青這概念很包容性,有些人是有條件地選擇做廢青,但有些人是因為沒條件而成為一個廢青,他們比前者欠缺話語權。」

 

有人頓了一下,續說:「不過坊間往往將兩者一概而論、同標籤為『廢青』。我真的覺得『生於亂世,有種責任』,前者應該驕傲承認自己是廢青,並用自身證明這也是有意義的生活方式,從而讓後者能夠被看見。」

 

「所以當廢青也是一場微小的顛覆嗎?」

 

「對,每個人都是革命分子。」

 

「廢青可以改變世界。」有人握拳接道,眾人笑得不能自拔。

 

「可是,當有些人不能符合社會對上進青年的期望時,會自我否定存在價值,也認為自己是廢青。」

 

「對,失業是原罪,我有兩個朋友,他們失業時情緒低落至對朋友避而不見的地步,不過最近他們找到工作,終於又出現在友人之間的聚會了。」

 

眾人大笑,笑聲卻夾雜了幾分悲涼。

 

「其實我不覺得廢青是欠缺方向的,他們只是不想說出來,因為明知會被否定。」

 

話題在兜轉間又回到了起點。到頭來,要在香港當廢青,原來要有強大的內心。

 

「所以廢青是個狀態,我們要愛上這份精神。」

 

「也要努力維持自己是廢青的狀態。」

 

「廢青要恆常聚會。」

 

「就像現在。」

 

於是眾人立志好好當個廢青後,互相擊掌,竟然帶點投身革命的意味。

 

※ ※ ※ ※ ※

 

另一個晚上,大家輪流分享想做未做的事。

 

「我想寫一個 App,因為之前住宿舍,覺得宿生關係疏離,回宿好像只是關門睡覺,彼此沒有交集。於是我想寫一個 App 連結宿生,例如有人透過 App 提出想要譚仔外賣的要求,完成任務的人就會得分,儲夠一定積分就能換取禮物,而宿生也可透過提出和完成任務相識。」

 

「好吧,見你一心為促進宿生關係出力,如果你真的寫了這個 App,逢時就送你書本當作贊助禮物吧。」

 

「我想出一本探討性/別議題的雜誌,令大家對性小眾更多了解。我發現不少人對性小眾的認識仍然相當薄弱,例如我其中一個同學不知道 LGBT 是指什麼.以為是 Love Girls and Boys Together 的縮寫。」

 

眾人哈哈大笑,頓感這本雜誌有成事的需要。

 

「我想去老人院探望嫲嫲,嫲嫲患上老人痴呆症,她已經不認得我,我覺得很唏噓。我其實很久沒探望她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麼。」

 

有人略帶猶疑地訴說。大家沉默片刻,有人緩緩開口。

 

「記憶可以是短促、無法捉緊的一點火花,說沒有就沒有了。」

 

「老年和死亡在香港很少被談論。在疾病面前,除了病人外,家屬如何自處呢?沒人教導我們。」

 

面對死亡和失去原是生命無法迴避的功課,於是鼓勵此起彼落,希望給她一點支持和勇氣。

 

「我想寫一本小說,是關於在雨傘運動下,一群大學生朋友之間對事件的反應和互動。只是我一直疑惑,文學和政治之間該是怎樣的關係?是緊扣還是脫離?」

 

「那其實沒有選擇的可能。時代早已烙印在個人身上。」

 

「我想寫一個關於家人的故事,我媽媽早前受傷了,在照顧她的過程中,多了和父母相處和聊天,發現故事原來就在左右。」

 

「其實我們大多數人很少關心自己家人的,父母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想畫一幅關於海的畫,看起來好像有點矛盾,我想畫海,但其實我小時候曾經遇溺。」

 

「有時候,你害怕的同時是你所渴望的。」

 

「我想試畫抽象,但也會怕別人難以理解。我始終覺得,藝術能夠為人帶來裨益,如果只有內行人才能理解和欣賞,這樣有點可惜。」

 

「表達自己和引起共鳴之間是有張力的,文學有一定程度的排拒性,寫作動機通常源於自身,而有些字句你是覺得一定要這樣寫,但其他人未必明白。」

 

幾個人默默點頭。

 

「我想寫一首歌。而往往最覺得沒人會明白你在表達什麼,就是你最想創作的時候。」

 

「我想寫一個關於失語的故事,在那些說不出口的情緒面前,你始終無法別過臉去、自我欺哄。」

 

各人想做未做的事儘管不同,原來都指向生命中那些無言以對的片刻,例如感到恐懼、孤獨和不被理解的時候。

 

「創作就好像把心挖出來,血淋淋的,那是非常殘酷的一回事,可是這同時是通往了解自身的路徑,而知道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同時也是生存的意義啊。」

 

「你說了我想說的話。」

 

於是,在這個晚上相遇的我們儘管並不相知,但還是可以相親相愛的。

 

※ ※ ※ ※ ※

 

並非每個人都可著書,但每個人都足以立說。

 

不讀書,也可讀人。每天的生活經驗也是一部鉅著。

 

註:由於沒有錄音沒有會議紀錄只憑記憶重寫,用字順序或有紕漏還望見諒。

 

逢時書室

地址:香港中文大學善衡書院陳震夏館

電話:5218 8044

逢時書室 FB 專頁

 

《在逢時夜話》系列文章請按此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