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一天我們會飛》:在成功之前不要放棄夢想?|文青信箱

20151107 哪一天我們會飛

 

近幾日在香港刮起一陣港產本土電影的小旋風,《王家欣》丶《同班同學》及《哪一天我們會飛》三部本地電影在差不多的時間上映。當然這股小旋風只局限在年青一代,或者更準確一點是喜歡香港電影的一群。今日入場觀看電影的時候,《哪》只有約二丶三十人,反觀《007》早已全院滿座了。

 

《哪》是一部談夢想的電影,在香港「談夢想」已經成為電影的一種主題或主軸。同樣是黃修平導演的作品,《狂舞派》給我的感覺是為了夢想要付出所有,盡全力的達到自己的目標;而《哪》則退後一步問:「如果香港不適合去完成夢想呢?」

 

身處香港確實有不少制肘,社會對我們的期望、父母對我們的期望、伴侶對我們的期望,金錢、居所,到最後連自己都被磨滅了。 面對「困難」香港人喜歡逃避,九七前所謂的「精英」離開了香港,到了自己的「烏托邦」。雖然離開不全然為了夢想,但既然香港會變得更差,出走成了那代香港人的共同願望,或者「移民」正是夢想所在。

 

留下來的人則繼續生活,在香港要生存已經夠難了,還說什麼夢想?想下自己小時候有什麼夢想?我想成為律師、醫生。那只是理想工作罷了,不是什麼夢想。有沒有一些不是人云亦云,更加有你色彩的夢想?我想開間書店咖啡室。賣書?如何交租、最後夢想敵不過現實,明天還是要準時上班,努力工作。

 

12212495_10153202165110737_1890941041_n

 

《哪》中的一代人是現在 30 至 40 歲的一群,理論上是社會上的主流,但他們在香港只是五丶六十歲一代人的下屬或跟隨者,他們是沒有話語權的黃金一代。所以他們回想 20 年前自己的學生時期,當年曾經追逐過夢想。2015 年的今天,年輕人的困難只有增加,沒有減少。幾年前,網上有一篇《如果美斯是在香港出生……》的文章,故事結局中美斯在 19 歲的時候因為學業成績不理想而要出外工作,但現實中的美斯幸運地避開沒有在香港出生,在 19 歲那年已經代表巴塞隆拿上陣。

 

《哪》的電影英文名為《She Remembers, He Forgets》,所指的是女主角記得一位故人,男主角卻忘記了。楊千嬅透過故人記得自己的夢想,記得自己的工作原來是夢想的一部份。林海峰忘記了故人,忘記了自己的夢想,即使工作是自己理想的工作,但工作內容及成果卻空洞無物。

 

無論能否記起,夢想在香港是否只要堅持就能夠成功?永不放棄就能走到夢想的彼岸?

 

 

文青信箱 FB 專頁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