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戲劇課日子的遐想(一)難道愛上別人要先問人家血緣?|阿懿

20151104-上戲劇課日子的遐想(一)

難道愛上別人要先問人家血緣?

 

他們瞄中了東西,看錯了些東西,也沒有把握那樣東西。那刻你相信,那刻你不疑惑。但誰都知道這種東西是任性的,孩童的。孩童蹦蹦跳跳,盲衝直撞,撒下了禍,害得另一個孩子也哭了,於是他們要互相教訓對方。貪玩啊!又不這麼回事,只是任性莽撞,在仲夏夜的森林誰都是孩子,主宰的不是大人,是精靈。

 

莎士比亞喜劇《第十二夜》中的愛情存在很大的想像空間。

 

鏡內鏡外

 

Olivia 喜歡的是聰明的 Viola(Olivia 以為 Viola 是男人),為何最後與其孖生哥哥 Sebastian 結婚呢?兩人之間存在愛情嗎?Sebastian 對 Olivia 是一見鍾情,Olivia 則有可能將對 Viola 的感覺投射到 Sebastian。如果 Sebastian 樣貌並非如 Viola,Olivia 願意嫁他嗎?是基於外表還是靈魂,劇本少為此作延伸,後來又似乎輕輕地解釋了。

 

Orsino 公爵說:「一樣的臉孔,一樣的聲音,一樣的裝束,化成了兩個身體;一副天然的幻鏡,真實和虛妄的對照!」或許她之前有過虛妄,透過 Viola 這一面鏡子投映的樣貌進行私下的判決,無限地延伸幻想,然後與象徵真實的 Sebastian 戀愛。

 

那種真實與虛妄現實是一道隔閡,確確實實地存在的是那一道鏡。你以為你看到真實,其實是虛妄,那種虛妄是你想像的,是你投射的。你看見的是你自己的一部分,一樣你沒有的一部分寄在他人身上,是想像。

 

他們之間的情從一塊鏡子開始。他會願意放下私密的想像,繞過那道隔閡去看真那個人嗎?從對自己交流,到跟對方交流,這個過程是冒險的。因為你要用砸的,用繞的,用撞的,才可以通過隔閡,接近一樣東西。過程是痛苦的,你撞過,你繞過,你砸過,而你疲倦,好像又了解自己的限度。過程是煩惱的,世界有這麼多的悲劇,而你當上無數悲劇的角色,是甚麼讓你變得自大起來,要擴大悲傷,要擔起主角?

 

在這種時候,我們都必須經歷任性,終會察覺隔閡,終會有要解決的問題。你不會探問對方的血緣,如《雷雨》中的周萍不會無端問魯四鳳:「喂!你有可能是我親妹嗎?」。

 

《仲夏夜之夢》的愛情藥水是瘋狂的,是隱形的,是跳躍的。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