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大佑的《將進酒》與臺灣人的中國情懷|芝蘭堂

20151030 羅大佑

 

編按:國民黨「換柱」風波背後,反映了甚麼社會思潮?作者芝蘭堂給出了這樣的註解。

 

最近台灣總統選舉,國民黨的洪秀柱落馬,「柱下朱上」。歸根結底,就是洪秀柱的急統論調,胸懷中國的言論,令其民調急跌,什麼「一中同表」、「終極統一」,處處散出大中華、離地的味道。胸懷秋海棠,不復存在的秋海棠,似乎是所謂深藍的「中國國民黨」的情懷。與「維持現狀」的臺灣國民黨相左。筆者在此想起了羅大佑的《將進酒》一曲,如下:

 

潮來潮去 日落日出

黃河也變成了一條陌生的流水

江山如畫 時光流轉

秦時的明月漢時關

雙手擁抱是一片國土的沈默

少年的我迷惑

攤開地圖 飛出了一條龍

故國回首明月中

 

對岸的故國

 

《將進酒》的首段,相當地露骨地說出對中國的看法。當時在國民黨主政下,教科書教的「國家」自然是中國,「國家最高山脈」自然是喜碼拉雅山而不是玉山。同樣的,黃河也成為了臺灣人耳熟能詳卻又不永不能及的地方。地圖上掛上的是包括綏遠、外蒙的秋海棠,是中國。但大家也很明白,實際上也只擁有臺灣。

 

外省人沒有忘記中國,《臺北人》一書,白先勇正正以外省人的身份就是告訴大家,外省人對中國生活念念不忘,無奈何,在臺灣也只能喝上金門高樑。故國就在對岸,但「一年準備,兩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淪為空談,毋忘在莒也只有毋忘的份兒。對臺灣人,尤其是外省人來說,「故國回首明月中」之後,就是「問君能有幾多愁」。

 

自從臺灣被逼退聯,國際地位因而下降,中國軍力亦開始與國軍有差距,1964 年中國在新疆進行核子試爆成功,而臺灣卻因美國壓力而無法繼續研發核武,統一只能是口號,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更是口號。

 

必會再次有迴光

 

統一的昐望破產,當年國民政府為吸引從軍允諾過的,「只要反攻成功,就委以省長」之類的諾言徹底的破產。臺灣人也不是再胸懷中國,更要想著本土利益,若果要用上香港的用語,臺灣再不是「借來的地方」,再不是借來反攻大陸的橋頭堡,而是臺灣人的家,所以臺灣無可避免的往本土走,新一代的「天然獨」,為福爾摩沙塗上綠色。

 

但是臺灣人,尤其是外省人,終究無辦法拋下中國情懷。洪秀柱拋下的「終極統一」,大概就是這樣的意思。在《「一中同表」?洪秀柱背後的青年人》一文中,支持洪秀柱的十七歲中學生說:「如果台灣脫離中華,我們就失去繼承中國的資格,等到中國共產黨垮台時,我們便無法實現全部華人的福祉了。」讓中華民國不要亡國,再昐待中共倒台,接手大陸,大概就是真誠統派的唯一希望。只要念念不忘,深信必有迴響。

 

「柱下朱上」以後,就是讓臺灣人作決定,在蔚藍大海中青綠的福爾摩沙,是否留自己一個機會,做秋海棠——至少是母雞的其中一部份。

 

 

作者簡介

「芝蘭生於深林,不以無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謂窮困而改節。」,深信時窮節乃現,以微力,為真理而鬥爭。仰慕文青,但寫上文青體時毛骨聳然,然後寫不下去。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