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諜者》:冷戰歷史中的他(下)|蔓珠翻譯組

bridge of spies 2

 

承上篇,1957 年冷戰高峰,誰有勇氣擔任被控間諜罪的被告擔任辯護律師?新片《換諜者》中,湯漢斯飾演的 James Donovan,在歷史中真有其人。

 

上篇:《換諜者》:冷戰歷史中的他(上)

 

判決

 

Abel 於 1957 年 10 月面臨三項指控:第一,企圖輸出的軍事資訊給蘇聯;第二,企圖收集該類信息;第三,沒有在美國境內註冊自己特工的身份。

 

當局在 Abel 的酒店房間和工作室找到各種證據,包括短波收音機,美國國防領土地圖等等。另一項證據,則是一枚空心的硬幣。(1953 年,一個報童發現了該硬幣,內含微型膠捲。)

儘管 Donovan 努力去淡化這方面的證據──如魔術表演般使用該硬幣,但 Abel 仍然被裁定三項罪名全部成立。

 

1957 年,Donovan(坐下,左)在布魯克林聯邦法院代表 Abel(坐下,右)應訊。
1957 年,James Donovan(坐下,左)在布魯克林聯邦法院代表 Rudolf Abel(坐下,右)辯護。

 

坐牢還是死刑

 

Donovan 要為他的當事人保命。因為Abel定罪後,他面臨的不只是坐牢,而是因發放戰略信息到國外而被定死刑。

 

幸好,Donovan 想到 Abel 的性命對政府還是有利用價值,去為他辯護。結果1957 年 11 月 15 日,法官判了 Abel 三十年監禁,Donovan 和 Abel 共同贏了第一場仗。

 

藏有微縮膠片的空心硬幣,成為 Rudolf Abel 的罪證之一。
藏有微縮膠片的空心硬幣,成為 Rudolf Abel 的罪證之一。

 

最高法上訴

 

Abel 被判入獄,但 Donovan 仍然保持樂觀,繼續努力。Abel 被捕後,由移民及歸化部拘留,但聯邦調查局特工在沒有搜查令下,搜查他酒店房間。Donovan 認為這已違反了憲法第四修正案,保護市民不受無理搜查和扣押,於是他提出了上訴。

 

雖然 Abel 是個外國人,但 Donovan 和法院都認為他是受憲法保護,而且最高法院同意受理此案件。不過,1960 年 3 月 28 日,法院以 5 比 4 否決了 Abel 上訴。

 

美軍飛行員蘇聯被捕

 

上訴失敗的 Abel 將面對十年牢獄生涯。同時,飛行員 Francis Gary Powers 駕駛 U-2 間諜飛機,於 1960 年 5 月 1 日在蘇聯被捕,當局以試圖從事間諜活動判刑 10 年。

 

當 Powers 被捕後,有傳他可能被用作交換 Abel。於是,Powers 父親甚至親自寫信給 Abel。1961 年,Donovan 深夜收到來自東德的一封信──由蘇聯情報機構 KGB 確認了這項交換。

 

美國政府也願意以 Abel 換取 Powers。但是,應該由誰人來敲定細節?

 

冒險之旅

 

當局決定委派 Donovan 進行交換談判。任務重點是要拯救 Powers,但同時有兩個美國學生在鐵幕背後被關押:Frederic Pryor 在東德被控從事間諜活動,正面臨審判,和因拍攝蘇聯軍事設施而入獄的 Marvin Makinen。

 

Donovan 並非以官方身份進行談判,如果在東柏林談判期間,出了什麼差錯了,他要一力承擔。不過,他仍然孤注一擲,他沒有向任何人,甚至家人提及他真正的目的地,1962 年 1 月 Donovan 前往歐洲。

 

Mark Rylance 與 Tom Hanks,在電影中分別飾演 Rudolf Abel 和 James Donovan。
Mark Rylance 與 Tom Hanks,在電影中分別飾演 Rudolf Abel 和 James Donovan。

 

談判

 

抵達西柏林後,Donovan 通過 S-Bahn 火車幾次越境進入東柏林。他不得不面對街頭幫派和東德警員。然而,最令人沮喪的,是要對付蘇聯和東德的代表。

 

有一次,東德律師提出只會以 Pryor 交換 Abel,但不會釋放 Powers 或 Makinen;蘇聯官員告訴 Donovan,Makinen 將被釋放,而並不是 Powers。美國當局都通通沒有接受這些安排,Donovan 威脅要斷絕談判。

 

最後雙方達成共識:先釋放 Pryor,然後緊接安排 Powers 跟 Abel 交換。 (Makinen 最後於 1963 年獲釋)

 

換諜之橋                                                   

 

1962 年 2 月 10 日上午 8:20,Donovan 和 Abel 等人趕到連接東西德的格林尼克橋 (Glienicke Bridge)。美國和蘇聯雙方會晤在橋的正中,等待確認 Pryor 已被釋放。

 

上午 8:45,他們終於得到消息:Pryor 在東西柏林之間的檢查站成功獲釋。上午 8:52,正式交換了 Abel 和 Powers。

 

1964 年,Donovan 發表回憶錄《Strangers on the Bridge》,成為新片《換諜者》的改編對象。
1964 年,Donovan 發表回憶錄《Strangers on the Bridge》,成為新片《換諜者》的改編對象。

 

上篇:《換諜者》:冷戰歷史中的他(上)

 

資料來源:Cold War Intrigue: The True Story of ‘Bridge of Spies’

 

更多資訊,請留意蔓珠 FB 專頁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