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失戀(二)|有種粉紅叫做藍

20151006-致失戀02

上篇:致失戀(一)

 

DAy 4

 

失戀時,有個天敵,叫做「回憶」。

 

就是任何時刻,任何時間,躺在床上,坐在桌前,洗澡時,開車時,工作時,無所事事時,忙得不可開交錯誤百出時,「回憶」總在任何時刻進入你一團混亂的腦袋裡,然後佔據大部分你已經不太能思考的空間。

 

一「回憶」起來,那是無窮盡,無窮快樂又無窮感傷的時刻。好像片刻解離了自己,放任那個假想的畫面,肆意帶著自己脫離苦痛,這可是失戀人才能獨享的無料嗎啡。

 

但嗎啡也是有藥效的,「回憶」走了之後。預來的山雨,準時奪眶而出,以接近傾盆大雨的方式在臉上下個沒完。

 

雖然只是第四天,好不了是正常,但連續四晚睡不了就開始感覺糟糕了。一臉的疲態,連最好的 BB 霜都開始遮蓋不住,浮腫的黑色眼框。

 

DAy 5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我對自己說。

 

「難道就這樣一直消沉下去??」 我咒罵著自己。

 

道理已經知道一百條。朋友失戀我也常常這樣勸對方。難道,我就這樣拯救不了自己?

 

所以今天開始,我開始想方設法找出讓自己振作的方法。

 

第一件事,就是上網找尋跟分手,失戀相關的視頻,文章。看別人也為失戀所苦,心有戚戚,得到一種片刻的共鳴。

 

再來,就是將心裡的垃圾寫出來。我默默的在電腦上打出一封封無法寄出的信件。每一封都是我的心聲。不用不好意思,也不用害怕被退件,這些夾雜眼淚心痛悲傷不堪的字句,就算文句不通順,沒有邏輯,沒有自我,沒有廉恥,沒有自尊,這些告白,悲情的記載了所有讓我心傷的話語,還有微弱的期盼。

 

「可不可以不要分手?回到我身邊。」我一邊流淚,一邊顫抖的寫下這個句子。

 

當晚,我吞下飛奔到藥局買的安眠藥,終於睡下了。

 

DAy 6

 

失戀的時候,真是觀察自己情緒 EQ 大好時機。

 

因為脆弱,能夠更加體會別人的脆弱。眼中總呈現一種世界大同,慈悲為懷的寬容。

 

怨恨了好幾天的心情,今天突然放晴了。開車時經過我們第一次接吻的地點,我回憶起當天的悸動,傻氣,想起了點點滴滴的畫面,不禁笑了出來。

 

能夠坦然面對這些應該是心碎的過往,我驚訝自己的轉變。難道我開始慢慢走出傷痛了?可以在未來的某個日子,對這段時間的墮落嗤之以鼻,甚至搖頭不想承認自己老大不小還可以為情所困?!

 

順著好心情啟揚的風帆,我在腦海裡把過去我們之間發生的美好都回想了一遍。第一次,沒有流淚,我真心感覺到那段時間的美好。

 

你確實愛過我。這些美好都沒有騙人。他們曾經存在。

 

我真愛當時的你,也好喜歡,當時的我。

 

當天晚上,我對他寫下了這段話。「我今天還是沒有忘記你,可記憶開始淡了,感傷開始少了,然後我突然捨不得了,捨不得連這份難過也忘了,那我們就真的永遠再見了……」

 

原來,我捨不得很快好起來。我還想多感傷一陣子。有感傷,反而可以感覺你的存在。

 

(待續)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