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哲學家遇上神|神

20151005 當哲學家遇上神

 

有人指出「世上沒有免費午餐」,另一個人不以為然,聲稱久不久就有機構免費派飯,還大排長龍。前者解釋,用於排隊的時間和精力也是成本來的,那些飯盒不用真金白銀購買,不代表免費。兩人分歧在於「免費」的定義上。後者不能假設他對免費的理解無可置疑(明明正是爭議的焦點所在),再以自己舉的例來證明世上確有免費午餐,就當回應了前者。這樣做有乞題之嫌。

 

在網上看見有人評論神的一系列文章,其中一位哲學家正正有類似問題。他起初很不屑地一口否定神的講法,接著可能擔心給人太主觀的感覺,補充了兩句,也只是強調「沒有慾的愛很明顯存在」,認為神「錯在只有慾」。

 

這位旅美學人一錘定音,又不肯進一步闡釋,相信是因為面書上不利過於繁複的討論,希望他有機會在自己的博客文章講多一點。觀其回應,何謂愛,何謂慾,有明確區分,而且和普羅大眾的想法相一致。不是說主流見解一定有問題,尤其日常語言中的概念,往往靠約定俗成,哲學家沒必要任何時候都標新立異,顛倒常人的思考邏輯。但神與別不同,神指出愛在本質上和慾一樣,所謂無私奉獻,其實是一種有待滿足的情感需要而已。

 

不同意不打緊,直接反駁神對愛這種非一般的理解就是。神質疑愛與慾為何可以和需要清楚區分起來,就像有人提出疑問,不明白界定免費午餐只須考慮有沒有付款一樣。換言之,約定俗成的定義是否合理,有待驗證和重新確認,在未證明它比較可取前(例如對我們理解這世界和人生有更大益處),不應視之為理所當然。

 

「沒有慾的愛很明顯存在」這論調,並未有效回應神的疑問:堅持一般人對愛和慾截然二分的理解,道理何在?無私奉獻始終有動機,有動機便不能完全抹殺自利成分,不應該有光環(救人的本能反應,涉及無/潛意識的行為,更複雜,更具爭議性)。談得上自利,當然和一己利害有關,至少也合乎本身意願。

 

一般人對慾望的理解離不開貪圖名利、權力或物質享樂等等,究竟有強烈的意願為另一個人付出,應不應界定為慾望?世上又有沒有完全排除「慾望」的愛存在?這都是要深究的。表面上沒有慾的愛,由於無法和利己因素完全切割,根本名不副實。哲學家須證明處處為另一個人設想的無私奉獻,與一己的意願無關,自然亦不會出於自利(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方可確保「沒有慾的愛很明顯存在」成立,否則便太過欠深思熟慮,太容易跟住群眾的想法走了。

 

問題不是神硬把愛歪曲為慾,把人降格為獸,而是有甚麼理由要美化以付出為本的情感需要,把動物也有的本性──例如犧牲自己成全子女──說成人類獨有的高貴品質。即使一般人認為區分愛和慾沒難度,即使一般情況下沒必要搞清楚二者的異同,但面對從根本處出發的質疑時,哲學家理應有更高的警覺性和批判意識才是。

 

神《叛道》專欄

 

 

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